业与死亡&如何调伏心

Basic knowledges & Asking questions about Theravada
回复
头像
Ashoka
资讯发布
资讯发布
帖子: 285
注册时间: 2019年 1月 7日 星期一 1:02 am

业与死亡&如何调伏心

帖子 Ashoka » 2019年 8月 11日 星期天 11:03 pm

业与死亡

学员:人在临命终时,到底要发生什麽事?此时是否有恶业容易现起?放弃抢救的标准是什麽?我们现在应怎麽做以避免那时的障碍?神识一般经过多久离体?死后马上冷冻,两三天就火化是否太草率?

玛欣德尊者:

人在临命终的时候,他在过去生所造作的业,
或者临终前所造作的业将会产生。

哪些业最先产生呢?

第一种最先产生的是重业。
如果一个人,在这一生当中造作了五种无间业:
杀父、杀母、杀阿拉汉、恶心出佛身血、分裂僧团,这五种的任何一种都是属于极重的恶业,没有任何其他的业,可以阻碍这五种业产生果报,临终的时候必定是这种业会优先成熟。

又假如一个人,他有了禅那——善的重业,他若想要投生到梵天界的话,这种禅那的善业,也是极重的大善业,可使一个人投生到梵天界。

至于其他的善业或其他的恶业,我们不能够说是重业,只能说是普通的业。
如果一个人有重业的话,重业必定会先成熟,这是第一种情况。

第二种情况是临终业,它可以是多作业,或者叫习惯业。

我们先讲多作业(习惯业),比如有一个屠夫,他经常都是屠宰猪等、经常杀生,那麽在他临终的时候,这种经常杀生的恶业,在临终会成熟;

如果一个人经常佈施,喜欢做佈施善业,那麽佈施已经养成了他的习惯,在临终的时候,这种善业,很容易使他投生到人间或天界。

又比如:一个人经常持戒清淨,在临终的时候,他很容易就忆起他的持戒清淨,使他投生到天界或人间。

而一个人经常习惯于禅修,他的习惯业也是这样导致他投生善道。

如果一个经常喜欢去骗人,用一些不正当的手段去赚人的钱,吃秤头,或者作奸犯科,这种人由于他经常习惯做这种恶业,临终的时候这种业就很容易成熟,导致他投生恶道。

这是第二种,叫做习惯业或者叫惯习业,经常做的业。

第三种临终的业,是在临终的时候去做的,或是在临终的时候想起的业。

正因为如此,所以在临终的时候,是很重要的一个关。

要让临终的人,儘量多点去忆起善业,如果我们可以帮助他的话,我们可以跟他说说佛法,或者叫要他回忆起自己曾经做过的善事,不要去提出,让他会感到后悔的事情,这个是很严重的。

比如:他曾经做错过什麽事,那麽在他临终的时候,千万不能跟他算帐,再去算帐,他就可能因为追悔、因为嗔心,而在下一世堕落到恶趣。

或者,你可以向他说:
「现在,我帮你去做些什麽善业,以你的名义,现在去供养僧团,以你的名义去做善业。…」
假如他听了感到很高兴,这个也是一种临终的善业。

还有第四种是称为已作业,就是在前面三种业:重业没有,习惯业也没有,临死的时候生起的业也没有。

那麽,在他一生当中或他过去世、在他更前一世当中,任何曾经做过的一种业,会浮现出来成熟,使他以这种业而投生下一世。

业在一个人临终的时候,可以呈现为三种方式其中的一种:

第一种是称为『业』,在他临终的时候,会看到他生平所做过的一些事情,就犹如现在的濒死经验学,那些很多临死的人都会反应说,有时他一生所做过的好像放电影一样呈现出来。在他临死的时候,往往很多业会争著要成熟。

第二种是『业相』,业相就是他曾经造过的业,会以某一种影像出现,好像喜欢杀生的人,他可能会看到刀,或看到被他杀的动物、或人流下的血。如果一个人,经常喜欢供养、喜欢做佈施善业,临终时他就会看到,他所佈施的物品,或者看到他所佈施的人,这是业相。

第三种是『趣相』,趣相是指,他死后将要投生那个地方的一些前兆。
就好像要投生到天界的人,他可能会听到天乐,或看到一些天宫或者云彩,他会闻到天香,这就是投生到天界的瑞相。

如果一个人在临终时看到火,听到很凄凉的吼叫,这个是地狱的趣相。

如果一个人在临死的时候,看到过去世的亲戚,或看到已经去世的朋友,或看到一些不认识的人,这往往是投生鬼道的趣相。

临终的五种障碍我不清楚,所以,我没办法回答什麽是临终的五种障碍。

根据阿毗达摩或者根据缘起法,一个人一旦死了之后,他立刻就会投生,因为死亡心与结生心之间,是没有任何间隔、没有任何空隙、没有任何空间的。

一个人在临死之前,他在过去或在临终时所造的业,将会成熟。

接著,他的临死速行心,就取他即将成熟的业为目标,立刻就投生到下一世。

我们说到死,我不知道现在的医学,到底是以脑死亡还是以心脏停止跳动,还是以什麽为标准,这个我不清楚。

根据佛陀的教导,一个人真正的死亡,是有分心的停止、命根的断绝,这是死亡。

也就是在那一个刹那,他的死亡心已经生起,死亡心一旦生起,就宣告一个人的生命已经结束。剩下的那个尸体,就变成一堆无用的时节生色法。

就好像帕奥禅师的父亲,上午死去,下午就烧了。

因为一个人一旦死了之后,身体就只是一堆时节生色,跟木头、石头等一样,就只是一堆废物。

虽然中国人有一个习惯,喜欢保护尸体、厚葬…..这些东西,但是在佛教当中,这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做法。

这些是对以上问题的回答,因为有些问题我不太清楚,所以我没办法回答。

附录:

玛欣德导师:

关于如何调伏心,它有两个步骤,

第一个步骤就是先让心平静下来,先让心平静下来就是修习止禅。

一个人的心是很难控制的,但是很难控制不等于不能够控制,我们要收摄好自己的心,心经常跳来跳去,像猴子,调伏心有很多种比喻,我们可以把调伏心,比喻成驯服一头野牛、驯服一匹野马、驯服一隻猴子。

野牛、野马、猴子,都是比喻心。
即使它再蹦蹦跳跳,再撒野,也还是可以驯服的。
好像驯服一头野牛、小牛犊,当然是越小越好,越大越老,几乎就不可能了。

《清淨道论》在入出息念那一章讲到,钉一个稳固的木桩,用一条坚实的缰绳或锁链锁住这头牛,刚开始的时候,牛犊老是想要回到母牛身边,但是当它跑来跑去,都转不出木桩这个范围,它就能乖乖的停下来。

训练心就是这样。心老是记著过去,计画著未来,想著这个,想著那个,那是由于心,没有一个著落点、没有一个停歇的地方。

如果我们把心,很稳固地钉在某一个所缘(目标)上,比如:
呼吸,然后再加强正念,心慢慢的就能够被驯服。

在《清淨道论》这个比喻裡面,木桩等于我们的业处,锁链或缰绳等于正念,用正念规范著心,锁住心,持续地让它守护在正念上、守护在业处上,慢慢的心就能够习惯。

心的习惯,是到处乱跑。

现在,我们让它习惯于守护住业处,慢慢的就能够调伏它,这个是第一种调心的方法。

第二种是修观禅的方法,修习观禅的方法,是观你的妄想,妄想其实是一种心,它其实很脆弱,它是心的躁动不安,这种心的躁动不安,
是由于它不断地抓取所缘,而且抓得很快,这个称为妄想。

我们的心,始终都要有一个物件、要有一个目标,先抓这一个,然后又抓那一个,就好像在经典裡比喻猴子攀住这一个树枝,然后又看到另一颗树枝,又抓那一个树枝,就是这样,这是心的本性,心的习气就是这样的。

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佛陀教了那麽多法,都是讲我们应当如何调伏心。

最后,讲到我们修行的目的,还是让心从一切烦恼中解脱出来。
还是从心解脱,而不是从我们的身体解脱。
因为身体始终都是色法,它是不能够解脱的。

解脱的只是心,是心的解脱,解脱什麽?解脱一切的烦恼。

所谓的烦恼是什麽?
就是那种不良的心理状态,不良的心理作用、情绪等等,这些就是烦恼。

所以一个圣者,他如果已经完全证得阿拉汉果,他就没有任何不良的情绪,没有任何不良的心理,它们生起的都只是唯作那种心,
只是做做,而不留下任何业力。

因此,对现在的人来说,如果他想要这样的去除烦恼,他就应该活在当下,如果是修入出息念的话,当下是什麽?
当下就是他的呼吸。
要不怕困难,要习惯于专注呼吸。

不要让心,习惯于追随它自己的喜好而到处乱跑,应该让心习惯于专注在禅修业处上。

就好像一隻猴子,把它锁在一条石柱上,锁在一个很坚固的木桩上,慢慢的它就能够乖下来,因为它发现,自始至终,它都逃不掉石柱这个东西,所以它无奈,只能安静地停止下来。

要这样来训练自己的心。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