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利语圣典中的地狱经

Discussion on all aspects about Theravada Doctrine
回复
头像
Ashoka
资讯发布
资讯发布
帖子: 359
注册时间: 2019年 1月 7日 星期一 1:02 am

巴利语圣典中的地狱经

帖子 Ashoka » 2019年 9月 27日 星期五 10:15 am

【巴利语圣典中的地狱经】

作者: 张总

传说汉传佛教的地藏菩萨是为幽冥教主,执掌地狱世界,救度六道众生。佛教经典中关于地狱方面的典籍是很多的,已有不少宗教与学术界人士对此作过研究。但是古老的巴利圣典在地狱方面有何论述,仍是注意得较少的一方面,因而,笔者撰此小文,对此方面情况略加介绍 。

原始佛典《巴利语的佛经》由成经年代很早,反映了原始佛教的基本状况。巴利语原典中也有一些地狱方面的经典,这些佛典的内容,不仅有自身特色,耏而且可以和汉文大藏经的地狱典籍相对照与映证,因而,瞭解巴利圣典对地狱的描述,是十分有益的。

巴利语佛经主要保存在南传佛教之中,其实『巴利(Pali)』的原意并不是指一种语言,而是指佛典三藏的经、律、论的“经藏”,就是“圣典、原典”之义。巴利语实际上是古印度的摩揭陀语,而且东部方言体系的摩揭陀语。因为佛陀传教之时,梵文是婆罗门教用语,佛教兴起,在教义上对婆罗门教有革命和反抗性,在语言上也使用了较通俗与大众化的语言。

巴利圣典中已可以见六大地狱、八大地狱与十大地狱等等说法、还有关于大地狱、即阿鼻(无间)地狱的种种具体描述,巴利圣典之中也有阎罗王以五天使名义审问作恶者的情节,这些内容多数都能在汉译佛典中找到。但是巴利经典之中也有一些地狱经典与相关内容未被译成汉文,当然汉译佛典中地狱方面的内容更多,最为民众熟知的十八层地狱之说等,却未见于巴利原典。

巴利圣典的《中部尼伽耶》之中有《天使经》,其中提到了六大地狱。这就是大地狱、粪屎地狱、热灰地狱、丝棉林地狱、刀叶林地狱、还有碱水河地狱。

巴利圣典《本生经》中的《商吉遮本生故事》之中,提到了八大地狱。即等活地狱、黑绳地狱、众合地狱、叫唤地狱、大叫唤地狱、焦热地狱、大焦热地狱、阿鼻地狱。

《经集》中的《拘那利耶经》则提到了十种地狱之名,这就是水泡、水泡裂、阿婆婆、阿诃诃、阿吒吒、白莲华、水莲华、优钵罗、芬陀利和红莲华。具体描述地狱中痛苦情况时,还提到吠多罗尼和刀叶林地狱。

巴利圣典的地狱经,以及提到或涉及地狱的经典,主要见于《尼伽耶经》。巴利经藏共有五部尼迦耶,前四部尼伽耶相当于汉译中的四阿含,即《长阿含》、《中阿含》、《杂阿含》与《增一阿含》。只有《小部尼伽耶》并无汉文对译部分,此经较前四经略晚出,具有补遗性质。

《中部尼伽耶》狮子吼品部分的第12《狮子吼大经》,有佛说五趣,即地狱、畜生、饿鬼、人与天。此为人因业报而轮迴转生之道。前三趣为三恶趣,也称三恶道,后两趣为善趣或善道。经中论述道:在地狱之中,『纯粹受残酷剧烈的痛苦』,在畜生道中『受严酷剧烈的痛苦』,在饿鬼道『受很多痛苦』,在人道『受很多快乐』,在天道『纯粹受快乐』。这就很清楚地述明五道之性质,而且强调说明了三恶道之中,地狱是具有最大痛苦的轮迴之道。

《中部尼伽耶》经内《根本五十经编》双小品部分第41为《萨罗村婆罗门经》、第50为《呵魔经》均讲至地狱。《萨罗村婆罗门经》之中佛陀按身、口、意列出了各种正道正法行为、各种非正道非正法行为,讲述了行正道正法者升入天国,而行非正道非正法者堕入地狱。《呵魔经》说摩罗化作细小身形潜入了佛陀大弟子目犍连尊者腹部之中。目犍罗尊者便为摩罗讲述前生事。他说自已前世曾经为摩罗之王,名为杜辛,由于骚扰持戒比丘,用石块打伤了尊者弟子毗陀罗的头部,而受报堕入地狱,遭到苦刑,倍受煎熬。目犍连尊者以此为例,奉劝摩罗不要骚扰佛陀与佛弟子,摩罗听闻此言后,立即逃遁隐没。

《中部尼伽耶》内《中分五十经编》居士品部分第57为《狗行者经》。其中说到波那是模仿牛生活的苦行者;塞尼耶(仙尼)是模仿狗生活的苦行者。佛陀警告他们将来会堕入地狱、或转生为畜生。佛陀为他们讲四种业与业的灭寂。他们俩听后懊悔大哭,皈依佛陀。

《中部尼伽耶》内《后分五十经编》之空品第129经为《贤愚经》、第130经是《天使经》。《贤愚经》中,佛陀讲述了愚者死后堕入地狱、或入畜生道,而贤者死后则升入天国。愚者在地狱之中将受到各种残酷的刑法处置,而贤者在天国则享受连人间转轮王也不能比拟的快乐。读者应要注意的是,此《贤愚经》与汉文同名经并不是同一部经。相当对应的汉译阿含经典之中此译应为《痴慧地经》或《佛说泥犁经》。而《天使经》则是佛说行善者升入天国,作恶者堕入地狱。每个堕入地狱的人,由阎罗王以五天使的名义发问,而后由狱卒发入地狱受刑。

《小部尼伽耶》内《法句经》有《地狱品》(Niraya vagga),其中讲述了说妄语者、淫人妇者、身穿袈裟而作恶者,都将堕入地狱。因而,应像守护城堡那样守护自己而不放逸。《小部尼伽耶》的《经集》有《拘那利耶经》,其中讲述了拘那利耶(果珈离)比丘对舍利弗与目犍连心怀恶意,口出恶语,死后堕入了地狱。《小部尼伽耶》之中还有《天宫经》与《饿鬼事经》(Petavatthu)。《天宫经》以佛弟子向佛陀报告他们在天国听天神讲述故事的形式,叙述了天神生前善、信佛供养比丘、塔庙、舍利等,死后得生天国受福。《饿鬼经》中收有五十一个故事,分为四品,是偈颂体,主要讲述各种饿鬼生前所作恶业,死后变成饿鬼受苦的悲惨情形。如那罗陀比丘问一饿鬼:「闪闪金身,照遍四方,却为何事,长有猪嘴?」饿鬼答到:「信口雌黄,言行不一,就为此故,长有猪嘴。」这些饿鬼已无法再侵害别人,但仍有饿、渴、爱欲等如人一般的肉体欲求,不得不时时刻刻忍受著欲望的折磨。此经中还有佛陀提到,供祭死者实际只是祭供转生在饿鬼界的死者,因为转生在地狱、畜生、人、天界的死者按各自方式生活,祭供不起作用。

这些地狱经典中也有对各种地狱酷刑及受苦的生动描述。如《本生经》中八大地狱,等活、黑绳、众合、叫唤、大叫唤、焦热、大焦热地狱与阿鼻地狱,其中除叫唤与大叫唤地狱外,皆是是地狱酷刑本身性质而命名地狱。如焦热与大焦热,顾名思义是以极热的大火灼烤炮烙之刑,等活是受酷刑者昏死失去知觉后,醒来再接继受刑,翻来覆去,受苦无穷。黑绳是以黑色热铁绳割除身惩戒,众合是两巨大石挤撞受刑。而《拘迦利耶经》中所述的十种地狱、水泡与水泡裂可知其类型,而阿婆婆、阿诃诃、阿吒吒都是像声词,说罪人在地狱中,因受严刑痛苦而叫,叫出之声音如阿婆婆、阿诃诃、阿吒吒等。馀数种地狱皆为莲花之名。白莲、水莲是莲,优钵罗与芬陀利也是莲花。古印度对莲花很尊崇,分名称呼亦细緻,中国统称莲花者,印度至少有四种称谓。莲花为地狱之名,以是莲花之颜色而名,因罪人在狱中受寒冷冰冻,身体冻成如莲花的白色或红色,也有地狱燃火而如红色莲,而得命为地狱之名。佛陀教诲众人,而有各种罪恶行为者,注定堕入地狱,恶业难消,受铁棒捶打,受铁针剌,吞烧红的铁丸,躺红火炭上,在网中遭打,入无边黑暗、入火葬堆中燃烧,在无边铁锅之脓血中受煎熬,在满是蛆虫的污水中受煎熬。还要入刀叶林地狱,锋利的刀叶使其血肉模糊,还被铁钩勾住舌头,遭受锤打。再入吠多罗尼地狱,有成群的黑乌鸦啄食他们,有狗、豺、秃鹫、兀鹰等撕吃他们。因而,一个人在世上,应恪守职责,尽其馀生而不要放纵。

《天使经》很重要的是阎罗王在审问不敬父母等等的作恶者时,提出了五个问题。每个问题中都提到处在不同状态的人。如:「你有无见到婴儿躺在自已的粪便中?」「你有无见到八九十岁的翁妪、驼背曲腰,发稀齿落……拄杖而行?」 「你有无见到或男或女,卧病在床,痛苦无助,只有靠别人帮助才能床?」「你有无见过国王逮住盗贼,施以种种刑罚,诸如鞭笞、……直至斩首”?」「你有无见到过或男或女,死去一、两天或三天后,尸体肿胀,变色,腐烂?」这代表生、老、病、死与罪的五种状态,就是经中所言的『五天使』,犯恶者见到这种种情况之后,仍然不能醒悟,作出过恶,因而须被送入狱中受其大苦。我们知道,佛陀身为太子之时,就是出游四门时,见到生、老、病、死,从而悟了人生无常之理,由此而走向了觉悟之路。《天使经》中这处内容,强调说明了每个人在生活之中,都可以见到『生老病死』的常态,都可以从此体悟『无常』之理,可以从中促心向善,至少也要把握自己,勿犯过恶。经中对这五种人生状态喻为『天使』示现,是对佛陀证悟这一思想的延续与连贯,是地狱经典与对人生真理体悟、感知部分在某种程度上的结合。《中部尼伽耶•天使经》内容与汉译《中阿含•痴慧地经第八》和竺昙无兰译《佛说泥梨经》是一致的。其实汉文佛经还有数种之中都有阎罗王五天使的内容。如《中阿含天使经第七》、《大楼炭经》、东晋译《铁城泥梨经》,《增一阿含善聚品》、南朝宋《阎罗王五天使者经》;还有数种经典中有阎罗王与三天使(生、老、病)内容,即《长阿含•世纪经•地狱品》及隋译《起世经》与《起世因本经》 。无论三天使还是五天使,其内核是源自佛陀出游四门时所见的『生、老、病、死』四现象,但三天使说五天使是否较五天使说更早的起源形式,或为其简略形式,现在还难以推断。从现存典籍情况看,是以五天使经之说为主。

在地狱经典之中,也有对时间观念夸张而神话般的纪年宣示。这种时间观念本是印度原始神话思维的一个特色。如《经集》中佛说,一个人在莲花地狱中生活的时间是极为漫长的。不是几年、几百年、几千年或几十万年能说清的。经中有比喻说,一辆憍萨罗国大车装有廿斛芝麻,有人每过一百年取走一粒芝麻,这廿斛芝麻也会取完。在水泡地狱裡的时间竟较此还要长。而水泡裂、阿婆婆、阿诃诃、阿吒吒、白莲华、水莲华、优钵罗、芬陀利和红莲华地狱之中的时间则又须依次递增廿倍。地狱中所处时间近乎不可想像的长久,更增加了对地狱的恐惧感,亦是佛教地狱思想的一个重要的方面。汉译多种地狱经典之中亦不缺少这一方面的叙说。

总之,巴利圣典中的地狱经与地狱说,是值得重视的。其中具体种种论说,有些与汉译典籍有千丝万缕的联繫,有些则不见于汉文经典,探求其中的种种变化与对比,可以使我们对佛教思想的内涵丰富与发展演化有更深刻的认识。

巴利圣典的情况主要依据郭良鋆《佛陀和原始佛教思想》,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7年12月。北京。对巴利语佛典的瞭解与研究,语言方面是较大障碍。郭良鋆的著作是在直接阅读巴利圣典基础上对原始佛教作出研究,因而我们可以巴利圣典情况有所瞭解掌握。

季羡林《原始佛教的语言问题》,第8页,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5年。

巴利语经典的《长部尼伽耶》中《波梨品第三》中也有《起世因本经》,其中心是佛为婆罗门婆悉吒、婆罗堕讲种姓。佛陀从世界劫尽再创造起讲种姓起源,讲四种姓的成立。佛说四种姓中皆有善恶之人,因而没有最高贵种姓,世间最高贵的是正法。

弃尸林
注册用户
注册用户
帖子: 104
注册时间: 2019年 5月 31日 星期五 12:18 am

Re: 巴利语圣典中的地狱经

帖子 弃尸林 » 2019年 9月 29日 星期天 5:47 pm

有时是因,有时是果,反正是执着惹的祸。
但执着不是说去就能去掉的。
陷入者即天堂,即地狱。
解脱者即眼前的镜花水月。

能去执着者,唯有修练功夫,即“观”的功夫。
再逻辑一点,即潜意识深层次的认知改变。再禅宗一点,即觉悟的本性。等等如此即是“观”的作用,能亲证首谛:苦。

不修观都是扯淡,包括言语上的“四谛”。

原始佛学的理论有一个逻辑上最大的缺陷,也是其最大的优点:
没有观的实践,一切皆是扯淡。
所谓经文,不过是实践路上的一连串指路牌,失去了行走,一切毫无意义。
实际上这是一种功夫。(时间+努力)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