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修前行:选择禅法 选择禅师

Practice of Dana & sila(precepts) & Meditation,etc.
回复
头像
Ashoka
资讯发布
资讯发布
帖子: 1348
注册时间: 2019年 1月 7日 星期一 1:02 am

禅修前行:选择禅法 选择禅师

帖子 Ashoka »

【禅修前行】

玛欣德尊者

要成就任何事业,都须做足充分的准备。例如建造一栋楼房,先要了解建造这栋楼房的目的、功能、资金是否足够、规划设计方案、採用结构,然后才进行招标、施工、监理、验收等,同时法律法规方面的相关手续也必须跟上。建造楼房尚且要做好一系列的准备工作,更何况要建立自己的智慧生命、修行解脱的大事,更需要做好充分准备。

因此,禅修者在投入禅修之前,必须对三个方面有所了解:第一,了解自己;第二,选择禅法;第三,选择禅师 。

《了解自己》

如何了解自己呢?要了解自己修行的动机是什么,有没有修行的真切意愿,自己是否具足修行的身体条件,是否有修行的心理准备,以及是否具足作为修行人的素质和修养。

对于禅修,每个人的求法因缘都不尽相同,可能通过不同的途径、方法接触到佛教。有些人是在经历了人生的低谷,例如:经历父母或至亲至爱离去的丧亲之痛,经历家庭悲剧、配偶出轨、夫妻感情破裂、被迫离婚;或者遭遇事业低谷,例如钱财被骗、投资失败、公司倒闭破产;或者经历一场灾难或事故,大难不死,从而对人生有所感悟,领悟到世间的无常、生命的脆弱。因为这些不幸的逆缘,想要寻找生命的答案、寻求人生的出路而遇到佛教。这是一类人的求法因缘。

有一些人出于好奇,或者一个偶然的机会,例如到寺院里旅游,正好遇到弘法活动或者拜见某位大师,对佛教产生浓厚的兴趣,然后通过不断的接触、了解而树立了佛教信仰。

又有一些人可能是因为朋友、同学的介绍,听说哪里有举办禅修活动,或者受其他贤友的影响,抱著试一试的心理,跟著一起去参加禅修活动,经过短短几天的修行,发现这正是自己一直以来想要寻找的生命体验或人生答案。观念很快地发生改变,甚至把人生方向都转变过来。这也是一部分人的学法因缘。

还有一部分人是自己去寻找的。由于过去生的善根因缘,有些人从小就非常喜欢佛教,对佛法、对禅修很感兴趣,喜欢思索人生、探索生命课题。他们从书本上、网路上搜寻有关佛教、禅修的资讯,然后经过对比,选择自己的学法、禅修之道。

儘管每个人的学法因缘不尽相同,但只要能踏进佛教这个门,踏上修行这条道路,都是好因缘!

进入佛门之后,我们需要清楚自己修行的目的是什么?大家来禅林或者参加禅修营,动机可能不尽相同,但有必要先审视一下自己的修行目的。

有些人到寺院去积福修行,是为了使自己能赚更多钱,让事业、感情、家庭更顺利,这是很大一部分华人对佛教的态度。抱有这种态度的人不是修行人,充其量算是香客。也有一些人到寺院做服务、做义工、做佈施、做供养只是为了希求人天福报。我们修行,不是为了生活更好、家门更平安、儿子考上大学、丈夫升官发财,也不只是为了求得人天福报,而是为了彻底解决烦恼,彻底熄灭诸苦。

有些人到寺院参加各种活动是为了结识异性,为了期盼一段邂逅,为了寻找志同道合的“同修”。我们曾看到有好些想要出家的人被拉回世俗去做“同修”了。我们学佛、求法、禅修,不是为了满足今生的欲望,不是为了继续在轮回中爬滚。即使在寺院、在禅修营中找到一个志同道合的物件,然后结婚生子、组建家庭,那又如何?岂不是又在开始一段新的痛苦历程吗?怀著这样的动机不是为了灭苦,而是为了继续受苦,继续增长更多的烦恼,继续遭遇更多的麻烦。这种动机并不值得鼓励。

汉地佛教把那些经常跑各地寺庙、拜各种名僧的老油条叫“庙油子”。而近十年间,在中国的上座部佛教圈也出现了参加各类禅修营、修习各派禅法、亲近各位禅师的“禅修游击队”。这些人一谈起各派禅法,提到哪位西亚多、阿姜、长老、尊者、禅师等,皆能如数家珍、娓娓道来。学贵于专,法贵于精,而这类“游击队员”却以多、杂为荣,他们东奔西走地“求法”,只是内心飘忽不定的表现,或是想增加向人炫耀的资本。

精明的人总是容易从社会的热门现象中发现商机。某些人到禅林修行或参加禅修营,学到某些禅修方法技巧,然后自搞一套南北杂糅的玩意儿,回去自己的地方或者到各地寺院开班收徒。更有些人在禅林、禅修营里学得几招花拳绣腿,然后混杂时下流行的所谓灵修、心灵课程之类的名堂,在社会上办班谋财,或者收费谘询。

还有些人听说修禅定可以开天眼、发神通,可以跟鬼神沟通,可以变这个变那个,能够知道别人心里的想法,能够知道这个人讨厌我、那个人喜欢我等等,抱著这样的动机来禅修也属于不良动机。神通是禅修的副产品,假如把它当成主要目标,那就走偏了。过度强调神异、追求神通,会导致怪力乱神、显异惑众,甚至会使自己变得神神叨叨。所以这种动机也不可取。

当然,有很大部分人来禅林修行一段时间或去参加禅修营,是为了静静心、充充电,以便回家后能更好地在世俗社会中奋斗,更有品味地过好世俗生活。作为在家人,这种动机是无可厚非的,但如果回家后能把修行融入生活,能以灭苦为目标,则更值得赞叹。

有些人想要修行是因为自己在生命过程中曾经遭受过烦恼的折磨,经历过各种无奈,承受过各种痛苦。即使有些人还没有经受过什么痛苦,只要生活在世俗社会,许多问题迟早也是要面对的。为了断除烦恼、解脱诸苦而到禅林来禅修,这样的动机才是对的,禅修目标才是纯正的。为了了解生命的真相,为了让未来的生命更有意义,这样的禅修动机才是对的!

所以来禅修之前,先需了解自己的禅修动机是否纯正。

另外,我们也必须了解自己的修行意欲,内心是否真的想修行。禅修,的确有调节心灵的功能,但是,你只是把它当作一种心理调节的方法,还是作为解脱之道?是因为一时衝动、一时兴趣而来,还是想要在下半生甚至未来生都走在这条修行之道上?是把修行当作自己在人生低谷时的短暂小插曲,还是作为今后生命的重要部分?有没有恒心走这一条漫长的道路?有没有一直走到底、走到终点的信心和坚韧的毅力?

修行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是一条漫长的道路,最终的目标是为了断除一切烦恼,是为了出离无休无止的轮迴。我们已经轮回不知道多少年岁、多长时间了,现在终于遇到了佛法,遇到了解脱之道、出离之道,我们寻求解脱,要有出离心;追求觉悟,要有菩提心,而不是沉溺生命、乐于轮迴。有了这样的意欲,那就不仅有了纯正的动机,还有修行的决心和恒心。

《选择禅法》

当你了解了自己,了解自己有修行的需求和意欲之后,再去了解自己到底想修哪一种禅法。

佛教流传至今已经有两千六百多年的历史。在漫长的历史中,佛教随著时代和传播区域的不同,形成了三大传统,即:南传上座部佛教、汉传大乘佛教和藏传佛教。

不同的佛教传统有不同的修行方法。

如果修的是汉传佛教,隋唐时期,汉地曾出现三论宗、唯识宗、天台宗、华严宗、禅宗、淨土宗、律宗、密宗等宗派。古代的祖师大德为弘扬这些宗派修法而留下了汗牛充栋的典籍,并收录于汉文《大藏经》里。你可以参禅打坐、参话头,可以念佛、诵经、持咒,还可以参加各种法会,例如水陆法会、盂兰盆会、瑜伽焰口、拜忏、朝山、放生等。这些是汉地大乘佛教的活动和修行方法。

如果修的是藏传佛教,它也有不同的宗派和不同的修法。例如格鲁巴(Ge-lugs-pa,汉人称为黄教)的创始人宗喀巴所著的《菩提道次第广论》提到,作为显教的菩提道次第可分为下士道、中士道和上士道,此外还有密教的“密乘道次第”。又如宁玛巴(Nying-ma-pa,红教)的九乘次第、大圆满,萨迦巴(Sa-skya-pa,花教)的道果法,噶举巴(Ka-brgyud-pa,白教)的大手印(Phyag-chen-pa)和拙火定、虹身成就、梦瑜伽、颇瓦法、中阴救度等那洛六法。不同的宗派和传承都有不尽相同的修法,想要修行,可先了解自己想修哪种法。

南传上座部佛教也有不同的禅法。属于缅甸佛教传承的禅法有雷迪西亚多(Ledi Sayadaw)的禅法、莫哥西亚多(Moguk Sayadaw)的禅法、德印古西亚多(Theinngu Sayadaw)的禅法、莫因西亚多(Mohnyin Sayadaw)的禅法、孙伦西亚多(Sunlun Sayadaw)的禅法,特别是在国际上影响较大的马哈希西亚多(Mahasi Sayadaw)的内观禅法、葛印卡老师的内观禅法,以及帕奥西亚多(Pa-Auk Tawya Sayadaw)的止观禅法。泰国也有不同的禅法,例如属于泰国森林派的有隆普曼、阿姜查的方法,还有近些年来流行的一些新禅法,比如“法身法门”、动中禅等。而当代斯里兰卡的禅法主要受缅甸、泰国的影响比较大。就南传禅法而言,现在国际上流传较广、较有影响力的是缅甸禅法。

缅甸和泰国的各种禅法又可归纳为两类:

一、内观禅法,强调正念,即所谓四念处的修法;

二、止观禅法,强调先修定再修观。

由于本书只讨论南传上座部禅法,无意涉及其他传统,因此,当我们在面对当代南传佛教的各种传承、各种禅法时,要如何择法呢?必须掌握一个标准或原则,即:是否符合佛陀的教导。修行离不开教理、离不开巴利三藏、离不开经论,亦即离不开佛陀的教导。任何一种禅法,不管它的效果多么明显、禅师多么有名、信徒队伍多么庞大,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它是否符合佛陀的教法。

佛陀的教法可分为三种正法:

一、教理正法(pariyatti-saddhamma),即三藏经典;

二、行道正法(paṭipatti-saddhamma),即禅修实践;

三、通达正法(paiṭvedha-saddhamma),即证悟出世间法。

修行的目标是为了断除烦恼,为了证悟涅槃。想要断除烦恼、证悟涅槃,必须有正确的修行,而正确的修行必须建立在正确的教理上。如果所依据的经典教理是错误的,那么其修行方法也一定有问题。换言之,假如你所依据的经典教理是似是而非的像法(Saddhammap- patirūpaka) ,那么你的修行方法也是有偏差的;修行方法出了问题,当然不可能证悟出世间的成就。

然而,经典教理毕竟属于佛陀及其圣弟子们的智慧,而禅修教授则必然会涉及到个人的修行体验。根据经典教理和个人体验的关係,我们可以把当代各种南传禅法分为以下几类:

一、有些阿姜、长老、尊者禅修达到一定境界后,再以自己的禅修体验去套用经典,并宣称其禅法符合佛陀的教导。有些则直接把个人的修行体验生搬硬套说成是佛陀的教导。更有甚者,某些禅法还出现斥教理、反经论的现象,大有把禅师的个人经验代替三藏教理之势。

二、另有一类人根据某一篇经文或某一些经文去修行,然后把自己的修行体验说成是那篇经文的教导,是佛陀的教导。

三、还有一类禅法是依据整套三藏教理而建立。这类禅法的特点是次第性强,而且每一禅修阶段,皆能紧扣相关的经论。

佛陀的教导是一个整体,唯有依据整套《巴利三藏》及其义注,特别是南传上座部禅修要典——《清淨之道》建立起来的禅法系统或禅修次第才是更可靠的!为什么呢?因为这种禅法不是支离破碎的,而是有整体性、次第性的。当禅修者依照这种禅法次第系统地修行并有了亲身体验之后,回头再去阅读经典,将会发现在经典里佛陀所教导之法都能理解通达,对三藏也有整体性的把握。

所以,我们建议在选择禅法之前,最好是拥有某种程度的教理基础,而且这种教理基础必须完整系统,不要断章取义,不要支离破碎地理解佛陀的教法。我们对某一禅法所建立的信心,应该是建立在佛陀的教导上,建立在整套《巴利三藏》上。对经典教理有了整体性的理解之后,就能正确地择法——选择正确的禅修方法。

《选择禅师》

正确择法之后,接下来是择师——选择指引自己禅修的导师。

应如何择师呢?首先要了解自己将要选择依止的导师。可以这样说,一旦选择了自己的导师,就必须依照他的教导去修行,去培养定力和智慧。换言之,他将是你未来修行生涯中的心灵导师,所以建议大家一定要谨慎择师!

假如因急病乱投医而皈依邪师,不但可能耽误今生的法身慧命,还可能弄到财色两空、家破人亡,甚至堕落恶趣,难有出期。因此,求法者应远离以下几类“禅师”:

1. 不持戒律,生活混乱。

2. 贪求名利,贪婪庸俗。

3. 显异惑众,神神叨叨。

有一类“禅师”时不时喜欢在人前用语言或行为暗示自己拥有神通、果证等上人法,或妄言自己乃某某转世,或妄言他人前世今生,或妄言非人附体,或妄言世界末日,或喜谈声色光影、鬼神精怪等,故意表现自己异于常人,能见人所不见,知人所不知。

4. 人为造神,个人崇拜。

人在学习、成长过程中不能无师,强调尊师、敬师是一种美德,依师、从师也是求法修行之必需。然而,有些“禅师”喜欢人为造神和搞个人崇拜,无限抬高自己的神圣地位和夸大自己的重要性,而其身边也不乏一群盲目、狂热、非理性的痴迷者。求法者如果遇到这种情况,不可不慎重!

5. 杂糅诸家,见地不正。

有一类“禅师”喜欢杂糅诸家,例如把佛道儒混为一谈,把佛教南北传杂糅一起,或用所谓“灵修”“气功”等谬解佛法,俨然是各宗教、各门派的大杂烩,甚至窃取佛教名相,标新立异,自成一派。

6. 动辄印证,以盲导盲。

还有一类“禅师”动辄“印证”学生证得禅那、开悟、证果等,从而产生一群未证言证、未得言得的增上慢之人。须知禅那、道果等上人法唯有三因者 方能成就,而在当今时代,三因者毕竟属于少数。若某“禅师”教出来的学生大部分都是“得禅者”或“圣者”,这本身就有问题。

所以在择师的时候,只要所谓的“禅师”有以上任何一种情况,不管他名气大小、信徒多寡、头衔多少、职位高低,都须谨慎!须知一名好的导师并非只是由他的名气、信徒、头衔或职位来决定的。

那是由什么决定的呢?建议大家在择师之前,先依以下几个方面来检验一名禅师:

一、这位禅师是否有师承?

他教授的禅修方法是自创的还是有传承的,这个很重要。如果这位禅师教授的禅法有传承,那么你是在修行有师承的禅法。

二、这位禅师自己是否有禅修体验?是否具备教禅资格?

择师还必须考虑禅师的教禅资格。现在好一些“法师”或禅法教导者,他们曾经追随某位或某些有名的禅师修行过一段时间,然后宣称自己曾在某某禅师的严格指导之下完成了禅修课程。他们基于不同的目的或动机,有些基于悲心而想让更多的人接触到佛法,而有些人却想要获得名声和供养,于是到处办禅修营,到处开班收徒。这类人有些很可能并不具备教禅的资格,甚至他的禅修体验也根本没得到其禅师的认可。

所以在择师时,还需要了解禅师的资格、资质,他(她)是自己出来教禅的,还是受其导师或僧团的指派、认可才出来教禅的。想要了解某位禅师是否具备教禅资格,建议最好是从其指导老师处获得相关的资讯。

假如依止一位没有资格、不被认可的禅师修行,就好像病人把自己的健康甚至生命都交给游医治疗,这是很危险的!

三、这位禅师教禅是否善巧?

有几种禅师:

1.有一种禅师教导的禅法虽然很纯正,但是把关不严格。他为了让弟子修得更快而颇具悲心,可是这种悲心却可能会误了弟子。为什么呢?由于把关不严格,而使禅修者定力基础不稳,或者在某个环节、某个阶段出错,并导致后面阶段的修行都出问题。

2.又有一种禅师,禅法也正确,把关也严格,但却不懂得变通。这里的“变通”并不是指随意发挥佛教、擅自改变禅法,而是不懂得教禅的善巧。例如你向禅师报告说:“我对入出息念失去了兴趣。”禅师说:“继续修。”你又报告说:“我有很多妄想,心老是走神。”禅师说:“加强精进,数息。”其实,当禅修者在修行过程中对业处失去兴趣,或者修一种业处迟迟没有进展,禅师可以建议他修修一切处业处 ,比如教他散播慈爱、修佛随念,或者转修四界差别,或者其它适合的业处,这也未尝不可。假如禅师只知道教导一种方法,而且认为修一种方法必须修到成功,这就是不懂得变通,可能会导致有些禅修者修著修著就认为自己住在禅林只是浪费时间,浪费施主的供养,不久找个藉口打退堂鼓走了。所以,禅师的教禅善巧很重要,这也是在择师时需要考虑的。

3.还有一种禅师,禅法纯正,把关严格,也具备教禅的各种善巧,我们应当好好珍惜这样的禅师。

四、这位禅师是否通达三藏教理?

能够寻求到具足以上三个条件的禅师,我们就可认为他是值得禅修者依止的禅师。当然,如果这位禅师还同时具足以下两个条件,那可谓难遇的明师已经被你遇上了。

一名禅修者只要拥有某种程度的禅修体验,他就拥有与他人分享这些体验的资本,甚至具备教导他人的最基本能力。然而,禅修体验毕竟只是他自己个人的。假如禅修者只有禅修体验,却不通达三藏教理,哪怕他是有师承的,也只能根据自己的禅修体验去教导他人。而在三藏经典中教导了很多方法,能针对不同类型的人。如果他不懂得根据经典教理去指导不同的人,解答不同类型的问题,就只能运用自己的理解、自己的观点去教导他人。用个人的经验、观点教导他人,听众往往会觉得更加亲切,听他的开示、教禅也感觉更容易打动人心。不过,“心灵鸡汤”虽然能够振奋人心、提升士气,但毕竟不是解脱生死的良药。

不通达三藏教理的禅师教禅,他的教导容易脱离经论,偏离佛陀的教法,慢慢会形成他个人的禅法特点,说不好还会有误导他人的可能。更危险的是,他的弟子也会这样想:“既然我的导师可以用他的个人经验来传授禅法、教导弟子,我也有自己的禅修经验,也可以这样来教禅。”那么,他的弟子的弟子、他的徒子徒孙也会有样学样。如此下去,不到两三代人,佛法就变了!

所以,拥有禅修经验是禅师的最基本要求,但如果他能够通达教理、熟悉三藏,这将会更加保险。

五、这位禅师是否尊重传统?

尊重传统是一个原则性问题。一名禅师在教禅的时候,他是根据个人经验还是依照经论?他在说法开示的时候,是根据个人的观点、理解,还是依照传统、依照义注的解释?他在指导弟子、解答问题时,是根据个人的意见,还是依照传统教理?这也是检验的标准。越是传统的,也许越没那么贴近人心,但是却越保险。佛陀的教法会随著时间的流逝而愈来愈衰微、愈来愈变味。想要维持佛陀教法的纯正性,只能依靠通达三藏且尊重传统的良师益友。

《清淨之道》在赞叹这样的善士时说:

“像这样的圣典持者确实是传统的保护者和传承的维护者,只是[继承]师长意见的师长,而不是自己的意见。因此古代的长老们再三强调:‘知耻者将保护[佛教]!知耻者将保护[传统]!’”(Vm.42)

换言之,那些信口开河、自我作古的人,他们很可能是在有意或无意之间毁坏佛教、破坏传统。

因此,研习三藏、通达教理、尊重传统,是每一位禅师的责任。想要保持传统,就必须靠尊重教理、尊重师承。

佛陀的教法流传到今天,之所以会出现那么多五花八门的法门,最主要的原因是被加进了过多历代大师们的个人经验和见解,从而导致传统慢慢流失。

南传上座部佛教认为:佛陀是圆满的,作为佛陀的弟子,不需要对佛陀的教导进行过多的补充、过分的发挥和过度的发展,只需要依照佛陀的教导去实践就行。缅甸佛教传统也认为:佛陀留给我们的巴利三藏,加上历代长老大德们的注释和论著已经足够了,并不需要我们再去编造、添加些什么。

因此,上座部佛教在两千多年的传承过程中,没有发展出任何一个开显不同教义的新教派,也没有出现过任何一个创宗立派的祖师。能使上座部佛教在这两千多年的漫长历史中保持不变的,正是传统!

自古以来,中华民族是富有创新精神的,但这似乎并不适用于纯正的上座部佛法,因为这种创新精神会导致上座部佛教逐渐变质,慢慢走向边缘化、世俗化。

只要我们接受佛陀是圆满的,就应当接受佛陀的教法是完整的,也就不需要我们过多地去作人为的“补充”和“完善”。

作为中国人,对上座部佛教未来的担心也许并非多馀。只要弘法教禅的中国尊者不懂巴利语、不通达三藏、不尊重传统,那么,即使上座部佛教能够在中国扎根,也难逃走向变质的命运。“自由”、“大胆”、“创新”这些传播方式并不适合上座部佛教。倘若有人如此弘法,估计不用两三代人,上座部佛教在中国将只剩下有形无实的外壳。

当然,这并不意味著要求每位弘法者在宣扬佛法、讲解经典时,必须一成不变地照搬经文,这不但不可能而且没必要。发掘经典教义中符合时代、符合社会、符合人心的内容,然后作谨慎的阐释,这是允许的,甚至还值得鼓励,但其基本原则是符合经典、不违传统。

正如西元5世纪印度伟大的义注师佛音尊者(Bhaddanta Buddhaghosa)说过:

“即使是师长之说,也要因为符合经典才应接受,除此无它!

自己的意见是最弱的,它也只有符合经典时才能被接受,除此无它!”(D.A.2.188)

因此,在选择一位禅师时,建议最好也考虑一下他究竟是传统的继承者,还是一个传统的改变者、破坏者。

当然,寻求和选择禅师,“师缘”是最重要的。没有相应的师缘、法缘,即使你有机会遇到具足以上所有条件的禅师,缘分还是会与你擦肩而过,甚至还有可能因为逆缘或者恶缘,而让你对他心生烦恼,徒造口业。

缘分是强求不得的。如果师缘尚未成熟,宁可等候,宁可无师,也不可急病乱投医。多发愿,并且耐心等待,师缘自然会成熟。只要做好充分准备,你的导师终有一天会出现!

所以,我们想要禅修,想要了解生命的真谛,想要断除烦恼,想要证悟涅槃,首先要了解三方面:一、了解自己,二、了解禅法,三、了解禅师。对这三方面都有充分的了解,知道自己确实想修行,动机纯正,也有修行的条件和意欲,就可以去学习教理,对佛陀的教导有一定程度的了解,再去寻找、比对哪一种禅法最符合佛陀在经典里的教导,然后再寻找一位相应的导师。只要你认为这位禅师是可靠的,确定依止他修行是不会错的,就应该下决心选择他、追随他、依止他,在他的指导下进行禅修。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