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佛教是上座部佛教吗?

Practice of Dana & sila(precepts) & Meditation,etc.
回复
头像
Ashoka
资讯发布
资讯发布
帖子: 1213
注册时间: 2019年 1月 7日 星期一 1:02 am

泰国佛教是上座部佛教吗?

帖子 Ashoka » 2019年 2月 5日 星期二 11:31 am

泰国佛教之谜(上):万花筒般的上座部信仰

2018/05/10 许纯镒
01.jpg
01.jpg (257.07 KiB) 查看 1865 次
佛教是泰国的重要象徵,但到底什麽是泰国佛教? 图/美联社

佛教做为泰国的重要象徵,是多数外国人认识、体验泰国的重要途径。但到底什麽是泰国佛教?想到泰国佛教,首先浮上心中的可能是大皇宫周遭的玉佛寺、卧佛寺,但随之而来的又或许会是曼谷市中心的四面佛、街边的小小灵屋、素万那普机场入境大厅高耸连排的夜叉凋像,以及乳海翻腾凋像。这些「鲜明的泰国宗教」印象,祂们都是佛教的一员吗?

我们多习惯将流行于东南亚的南传佛教归类为「小乘」(Hinayana)。小乘概念在早期西方学界,是用来指涉早期印度佛教的派别,也常指为以斯里兰卡为中心发展的南传佛教。然而,在后来的佛教学术发展中,学者认为小乘并无法妥善地代表上述两者,并带有曲解、贬抑之嫌。因此,在1950年世界佛教徒联谊会协议之后,学界不再使用小乘,而是使用上座部(Theravada) 称呼南传佛教。

不论是上座部佛教还是泰国佛教,两者都有着万花筒般的身世背景,原本看似简单的问题其实相当複杂。为了更进一步理解两者间的关係,我们得先釐清:上座部佛教和泰国佛教是什麽?
02.jpg
02.jpg (193.66 KiB) 查看 1865 次
泰国着名的四面佛其实源于婆罗门教,许多仪式也融入了泰国佛教当中。 图/欧新社

▎上座部佛教:看似单纯,又充满异质

按教理分类,上座部同大乘、金刚乘是佛教的三大派别之一。它承袭自印度半岛的古老佛教思想,并在斯里兰卡发展成具有显着自身特色的派别,并在12世纪起对外传播至缅甸、泰国、寮国、柬埔寨等地。它的核心教义来自保存于巴利语中的佛陀教导。

上座部的信徒认为,巴利语是最接近佛陀使用的语言,因此,他们将巴利语视为通用语言,并将巴利三藏(Pali Canon)视为共同研读、遵守的经典。至今,上述五个主要流行上座部佛教的国家,其学术界仍以巴利语经典作为最重要的参考,泰国数间着名大学的文学院、佛学院也都开设有巴利语课程。

除了突出的语言特点外,上座部佛教还有着与其他派别明显相异的地方。例如,上座部佛教在教义与僧侣戒律上持着较为保守的态度,并且有更专注研习三藏中的论藏 的倾向。生活在当代的我们常会把上座部佛教和另一个派别大乘佛教做二元对照,然而如果我们跟随着上座部佛教的发展路径,便会发现两者其实并没有我们所想的如此壁垒分明。

上座部(Theravada) 这个词最早出现于4世纪,纪录于斯里兰卡最古老的巴利语编年体史诗《岛史》(Dipavamsa),用来标志当时斯里兰卡多达18种不同佛教派别的谱系。在7世纪时,玄奘在《大唐西域记》裡指出,当时的斯里兰卡(僧伽罗国)的佛教派别主要分成两部:同时有着上座部跟大乘思想的无畏山派,以及只遵行小乘的上座部派别大寺派。
03.jpg
03.jpg (216.11 KiB) 查看 1865 次
上座部一词最早出现于4世纪,纪录于斯里兰卡的《岛史》。图为斯里兰卡的波隆纳鲁瓦古城,为着名的佛教遗迹。 图/维基共享

玄奘的笔下同时出现了我们熟悉的大乘(Mahayana)、小乘(Hinayana)以及上座部,且大乘与上座部是可以并存使用的,这说明当时的上座部并不是一个相对于大乘概念的词彙,而可能是对各派对长老(elders,即为Theravada字面上的意思)僧侣的敬称。事实上,根据学者研究指出,素有上座部修行指南的《清淨道论》(Visuddhimagga),当中其实巧妙地融合了五世纪时印度半岛与斯里兰卡各派思想,而不是仅有上座部本身而已。

不同佛教派别,对佛教历史有着不同的叙事传统。从万花筒般的上座部发展路径,我们很难把它视为一个全然独立的派别。但不可忽略的是,近代的上座部发展,不断地自我强化、澄清,逐渐成为一个独特且有历史连贯性派别。举例而言,直到1950年世界佛教徒联谊会(World Fellowship of Buddhists) 在可伦坡成立并召开会议后,「上座部」一词才取代带有贬抑的「小乘」,成为亚洲与学术圈的正式称呼。因此,上座部成为一个「独特的派别」的概念,时间其实比我们想像得还要晚。

如果把上座部佛教置入空间观点来思考,便更能展现其概念上的複杂性。传统上,上座部的传播地图是以斯里兰卡为核心,向东传递到东南亚地区。然而,从5世纪到11世纪,斯里兰卡因为岛内争战不断,岛上的僧侣团体 (Sangha) 几近消失,需要从他地重新引进僧团。最近的一次是在18世纪,斯里兰卡透过暹罗 (现在的泰国) 僧团的协助,重建了岛上的佛教秩序。因此现在的斯里兰卡上座部佛教,其实是暹罗派 (Siyam Nikaya) 。
04.jpg
04.jpg (117.41 KiB) 查看 1865 次
斯里兰卡过去透过暹罗 (现在的泰国) 僧团的协助,重建了岛上的佛教秩序。图为斯里兰卡的僧团。 图/路透社

▎泰国佛教:「综摄」色彩的宗教景观

我们很难把上座部佛教在泰国的实践视为所谓「纯粹的佛教」,因为当中并存了太多的元素。泰国学者Kanya Wattanagun 的研究 〈业力 vs. 魔法: 泰国在地佛教中的不和谐与综摄〉 提到,泰国僧团与大众佛教中,存在着巨大的代沟。其中所谓的不和谐与代沟,是从泰国佛教中区分出的三种主要元素: 佛教、婆罗门教与万物有灵信仰。这三者在信仰逻辑上有所不同,却同步实践于泰国社会中。

儘管上座部佛教是泰国佛教的主旋律,但在寺庙中仍可以看到许多大乘佛教的色彩。例如观音信仰、布袋和尚形象的弥勒佛等。特别的是,泰国官方所认定的大乘佛教,不仅有华人派(จีนนิกาย),还有越南派(อนัมนิกาย)。历史上的华人移民聚居区,如曼谷的耀华力、哒啦仔,以及泰国南部的普吉也有许多华人信仰,祭祀着本头公、清水祖师、关公、哪吒等等神祇。

这些华人庙宇的信众所操持的经典并不是上座部的巴利语经典,而是以中文书写,搭配泰文拼音的佛经。有趣的是,在华人庙宇重大节庆如普渡、九皇斋节时,泰国寺庙的僧侣还是会受邀到宫庙念经,呈现相当溷合的宗教地景。
05.jpg
05.jpg (130.35 KiB) 查看 1865 次
泰国华人正在诵念以中文书写、泰文注音的《佛说佛名经》。摄于曼谷哒啦仔地区。 图/作者许纯镒摄影

-----------
許純鎰
小名ภูมิ Poom, 一名流浪中的高中地理教師。目前正在曼谷市中心的朱拉隆功大學修習泰國研究。
在泰學習筆記與心得紀錄於部落格:家住吞武里 。
上次由 Ashoka 在 2019年 2月 5日 星期二 6:10 pm,总共编辑 1 次。

头像
Ashoka
资讯发布
资讯发布
帖子: 1213
注册时间: 2019年 1月 7日 星期一 1:02 am

泰国佛教之谜:揉合精灵、童神的综摄世界

帖子 Ashoka » 2019年 2月 5日 星期二 11:48 am

泰国佛教之谜(下):揉合精灵、童神的综摄世界

2018/05/10 许纯镒
06.jpg
06.jpg (86.45 KiB) 查看 1863 次
泰国童神信仰,源于古老习俗的现代型式,供养经过开光仪式的娃娃,为自己带来好运。 图/路透社

即便是上座部佛教本身,在泰国的实践上也可大致区分成两者:知识份子从教义角度所参与的佛教,以及一般大众所接触的佛教思想。前者会着重于佛教哲学的讨论与冥想修行;后者则会热衷于日常生活中的做功德活动(ทําบุญ),例如供养食物给僧侣(ใส่บาตร)、短期出家修行(อุปสมบท),以及雨季结束后供奉僧侣衣物及其他日用品(ทอดกฐิน)......等。也就是说,就算都是上座部佛教,不同社会背景下的个人与社群,其实践方式也有所不同。

婆罗门教对泰国的影响,则可以追溯至六世纪初期,比斯里兰卡的上座部佛教影响泰国的时间还早。其实婆罗门教在泰国日常生活中出现机率相当高。我们所熟知的四面佛(พระพรหม),其实就是婆罗门教三大主神之一: 梵天。婆罗门教有许多仪式融入了泰国佛教当中,大致上分成两种层面。
07.jpg
07.jpg (233.35 KiB) 查看 1863 次
在泰国,儿子短期出家被视为替父母做最大的功德,出家仪式会动员整个家族做热闹。 图/作者许纯镒摄影

第一个层面是受到高棉王国的影响宫廷婆罗门教。其主要是用于推动泰国皇室的声望,并与都市地区紧紧相连,例如皇室的加冕仪式(ฉัตรมงคล)、五月祈求风调雨顺的春耕节 (พืชมงคล),以及算日子用的皇家占星术(โหรหลวง)。

去年九世王蒲美蓬的火葬仪式中,也有皇家婆罗门教祭司参与其中。第二个层面则是广传于都市与乡村地区的民俗婆罗门教。前文提到的四面佛,在曼谷除了最负盛名的Erawan十字路口 (ศาลพระพรหมเอราวัณ),其实在各大商办与住宅大楼楼下,都还可以看到小型的土地神屋 (ศาลพระภูม)。许多泰国人出入其间,都会对它合十致意。

对泰国影响比上述两者更加深远、难以溯源的,是万物有灵信仰。这裡的万物有灵,指的是phii (ผี)。泰文中的phii不仅只是鬼,还包含自然界的各种精灵,诸如山水树木等等。具体例子有台湾人熟悉的幽魂娜娜 (แม่นาก)、古曼童(กุมารทอง)、被数色彩带围绕的树木(ผ้าแพรเจ็ดสี)、祖先灵屋 (ศาลปู่ตา) 和供奉因意外往生者的灵屋 (ศาลเพียงตา)。
08.jpg
08.jpg (142.65 KiB) 查看 1863 次
鬼魂与精灵所反映的失序世界,就好比是秩序井然的佛教世界对立面。泰国祭祀幽魂娜娜的寺庙。 图/维基共享

当代泰国的万物有灵信仰的三项特色: 片段、缺乏组织及非系统性。也就是说,这些鬼魂与精灵所代表的溷乱且失序的力量,反映着日常生活中的不确定性,而phii所反映的失序世界,就好比是秩序井然的佛教世界的对立面,为信仰者提供日常佛教无法解决或不足以解决的精神服务,例如趋吉避凶、祈求乐透中奖号码等世俗愿望。

上述三种元素组成了泰国丰富的佛教景观,并成为学术上所说的「综摄」 (Syncretism)宗教: 结合或是互动于两种、甚至更多的信仰传统 。这个看似直观好理解的概念,其实也受到不少学者批评: 做为一种宗教研究方法,综摄先为研究对象内部的各种传统预设了清楚的边界,使得宗教研究成为一种分类、贴标籤的学术活动。然而,这些学术工作下产生的传统界线,并不一定真的存在于信众的日常宗教实践中。

学者对综摄宗教研究方法的质疑,也正标识着「泰国佛教是上座部佛教吗?」的难题。如果我们将泰国佛教视为综摄宗教,那其中的上座部与非上座部传统之间必然存在着「不和谐」的潜在张力。反之,如果我们拒绝使用综摄来分析泰国佛教,那上述那道问题便不复存在。但这是真的吗?
09.jpg
09.jpg (260.45 KiB) 查看 1863 次
泰国常见人们用七彩丝带围绕大树,用以祈求并表示崇敬。 图/作者许纯镒摄影

▎所以,泰国佛教是上座部佛教吗?

学者Wattanagun 的研究可以为这道难题提供另类的出路。她访谈了几位与佛教有不同深浅关係的泰国人: 大学生、研究冥想大学讲师与僧侣等等,询问他们如何看待、解释业力 (karma) 与魔法两个逻辑上冲突,却并存于泰国佛教的概念。

比方说,泰国人喜欢配带佛牌祈求保佑,但难道配戴佛牌,就能避免因不好的业力所造成的 (你应该受的)报应吗? 不同访谈人会有不同的解释,而这些解释正反映了泰国佛教的综摄性质——部分泰国的佛教实践者是可以察觉出宗教实践中的不和谐之处,并尝试将其合理化。合理化正是一项综摄行为,让信仰者将泰国佛教中各项传统相互联繫、产生意义。

除了上述人类学研究,社会学另有以「大/小传统」分类来解释泰国佛教与上座部佛教之间的关係。上部座佛教做为大传统 (great tradition),是由僧团、知识份子、学者和巴利语经典所组成的大型社群。小传统 (little tradition) 则是上座部在民间的实践,不同地区或国家会发展出不一样的小传统特色,例如泰国佛教。换句话说,大传统与小传统在实践上有着空间差异,并隐含垂直的社会秩序分野。

不论是人类学还是社会学的研究,都指出「泰国佛教是上座佛教吗?」问题本身的複杂性。在地实践是如此的複杂,僧团与佛学院中的上座部佛教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如果我们愿意从佛教发展过程与实践方式着手,那原本的是非题,将会有更多样的解释可能性。
10.jpg
10.jpg (98.98 KiB) 查看 1863 次
魔法僧侣(Magic Monk)和佛牌是泰国佛教常见的元素。 图/欧新社

随着经济发展,泰国的中产阶级对于信仰有着更多元的需求,例如前几年流行的ลูกเทพ,直译是「童神」,基本上是供养经过「开光」(额头、脚底画有符籙)的洋娃娃。许多泰国演艺人员供养了童神,带着「它」出游拍照,引起一阵流行风潮。坊间开始有了童神专卖店,一尊可以贵至5,000铢甚至20,000铢。随着新闻媒体的曝光,许多「不可思议」的事件,引起泰国社会的议论。例如带着童神进餐厅会帮祂个别点一份、搭乘交通工具时也为会祂买票…甚至飞机位!

泰国的童神并不是当代发明的新概念,而是古老习俗的现代型式。以前的僧侣会使用土壤与木头形塑出男童(กุมาร)与女童(กุมารี)的形像,并持咒赋予其法力。若供奉得当,就能获得祂的保佑、改善运势。这和后来我们所熟知以婴体製程的古曼童/金童(กุมารทอง)有着相同的出处,也同样引起相当大的争议。

有次在课堂上,老师和学生们閒聊时问道:「你们认为古曼童是属于佛教的一环吗?」有位研读佛经甚深的同学激动地表示:「当然不是,古曼童和佛陀教导与解脱一点关係也没有!」就算是泰国人,这方面的争论也不输我们国际学生在「泰国佛教」课堂上所感受到的文化冲击。

还未成熟的学术视线,可能会过于浪漫化地将泰国杂揉并陈的各种现象,化约成「泰国特殊的实践」。把泰国当做一个整体来论证其特殊性,它的风险并不亚于断言泰国佛教是(或不是)上座部佛教。每个看似有明显「泰国特殊性」的文化现象背后,都存在着社会争议。
11.jpg
11.jpg (115.37 KiB) 查看 1863 次
「古曼童和佛陀教导与解脱一点关係也没有!」图为泰国人供养的童神娃娃。 图/美联社

头像
Ashoka
资讯发布
资讯发布
帖子: 1213
注册时间: 2019年 1月 7日 星期一 1:02 am

泰国佛教是上座部佛教吗?

帖子 Ashoka » 2019年 2月 5日 星期二 11:58 am

泰国佛教是上座部佛教吗?

Posted on 2018-05-29 by chunyithonburi

一般人看到这个问题的第一个印象是:「什么鬼? 不然哩?」但这却是本学期必修课 Thai Buddhism 的期中paper指定题目,没有在开玩笑。课堂上的同学各个呀然失笑,因为篇幅限定在Times New Roman、12号字、双倍行距、五页。也就是说,只能用差不多1000个英文字的长度,说明这个问题。儘管老师推荐了几本参考书目(如附),但这无疑仍是巨大的缩编工程。

我问了几位同学可能的论点发展策略,甚至是其他课堂的教授。意见都满一致的: 是用一个具体例子,像是泰国印度教神祉崇拜、万物有灵信仰、符籙或仪式等等,论证泰国佛教与上座部佛教之间的关係。当然,透过泰国对佛教的多元实践,确实能清楚点出其并不是所谓「纯粹的」上座部佛教。但我想冒个险,尝试看看另一种叙述方式……

以下是这份作业的中文翻译版本。

泰国佛教是上座部佛教嘛?

从逻辑上说,当我们说A是B时,前提是A和B必须要有相同的特性。然而,什么是「相同」呢? 泰国佛教和上座部佛教都有「佛教」二字,但它们所指的是相同的概念吗? 宗教并不像自然科学中的各种变量,有着可以相互化约、相互比较的单位,也不像 Thailand is a country 直述句这般有着高度共识。因此,当我们发问「A宗教(传统)是(属于)B宗教(传统)」时,情况会变得相当複杂。任何简单的回答都会面临过度化约两者的风险。因此,在这篇文章中,我想先各别简述上座部佛教和泰国佛教的特色和内在複杂性,然后解释两者之间的暧昧关係。

1. 看似齐一但又充满异质的上座部佛教

上座部是佛教的三大派别之一 (以教义为区分的分类是大乘、上座部与金刚乘)。它承袭自印度半岛的古老佛教思想,并在斯里兰卡发展成有显着自身特色的派别,并在12世纪起对外传播至缅甸、泰国、寮国、柬埔寨等地。它的核心教义来自保存于巴利语中的佛陀 (Gautama Buddha)教导。上座部的信徒认为,巴利语是最接近佛陀使用的语言,因此,他们将巴利语视为通用语言,并将巴利三藏(Pali Canon)视为共同研读、遵守的经典(Crosby, 2013)。至今,上述五个主要流行上座部佛教的国家,其学术界仍以巴利语经典作为最重要的参考,泰国数间着名大学的文学院、佛学院也都开设有巴利语课程。

除了最突出的语言特点外,上座部佛教还有着与其他派别明显相异的地方。例如,上座部佛教在教义与僧侣戒律上持着较为保守的态度 (Gombrich,2006),并且有更专注研习三藏中的论藏 (Abhidhamma) 的倾向 (Sucitto,2010)。通常,我们会把上座部佛教和另一个派别──大乘佛教(Mahayana Buddhism) 做二元参照。然而,如果我们跟随着上座部佛教的发展路径,便会发现两者其实并我们所想的如此壁垒分明。
fig3.png
fig3.png (146.52 KiB) 查看 1863 次
上座部关键人物 觉音Buddhaghosa 所着的《清淨道论》

根据Sucitto在2012年的研究,上座部 (Theravada) 这个词最早出现于4世纪,纪录于斯里兰卡最古老的巴利文编年体史诗《岛史》(Dipavamsa),用来定义当时斯里兰卡多达18种不同佛教派别的谱系。在7世纪时,玄奘在《大唐西域记》指出,当时的斯里兰卡 (僧伽罗国) 的佛教派别主要分成两部: 同时有着上座部跟大乘思想的无畏山派 (Mahayana Theravadins of the Abhayagiri Monastery),以及只遵行小乘的上座部派别大寺派 (Hinayana Theravadins of the Mahavihara Monastery)。玄奘的笔下同时出现了我们熟悉的大乘 (Mahayana)、小乘 (Hinayana) 以及上座部 (Theravada),可以推测上座部一词在当时,是对各派对长老 (elders,即为Theravada字面上的意思) 僧侣的敬称,而不是相对于大乘的词彙。事实上,根据Kalupahana 在 1992年出版的研究指出,素有上座部修行指南的《清淨道论》(Visuddhimagga),当中其实巧妙地融合各派思想,而不是仅有上座部本身而已。

不同佛教派别,对佛教历史有着不同的叙事传统。根据上述万花筒般上座部发展路径,我们很难把它视为一个全然独立的派别。但不可忽略的是,近代的上座部发展,不断地自我强化、澄清,成为一独特且有历史连贯性的派别:。举例而言,直到1950年世界佛教徒联谊会 (World Fellowship of Buddhists) 在可伦坡成立并召开会议后,「上座部」一词才取代带有贬抑的「小乘」,成为亚洲与学术圈的正式用语。因此,上座部最为一个「独特的派别」的概念,其实比我们想像的还要晚近的多。
ppt4997-pptm-e887aae58b95e584b2e5ad981.jpg
ppt4997-pptm-e887aae58b95e584b2e5ad981.jpg (75.88 KiB) 查看 1863 次
如果把上部座佛教置入空间观点来思考,便更能展现其概念上的複杂性。传统上,上座部的传播地图是以斯里兰卡为核心,向东传递到东南亚地区。然而,因为斯里兰卡因为岛内战乱,岛上的僧侣团体 (Sangha) 几近消失,需要从他地重新引进僧团。最近的一次是在18世纪,斯里兰卡透过暹罗 (现代的泰国) 僧团的协助,重建了岛上的佛教秩序。因此,现在的,斯里兰卡上座部佛教,其实是暹罗派 (Siyam Nikaya) (Sucitto, 2010)。总结上述,我试图呈现一个变动且模煳的上座部佛教发展面貌。在东南亚佛教的多元实践中,我们也能看到相同的特徵。

2. 综摄色彩的泰国佛教

我们很难把上座部佛教在泰国的实践视为所谓「纯粹的佛教」,因为当中并存了太多的元素。在Kanya Wattanagun (2017) 的期刊文章 「业力 vs. 魔法: 泰国在地佛教中的不和谐与综摄」(Karma versus Magic: Dissonance and Syncretism in Vernacular Thai Buddhism) 提到,泰国僧团与大众佛教中,存在着巨大的代沟。什么是 Kanya 所说的不和协与代沟呢? Kirsch (1997) 从泰国佛教中区分初三种主要元素: 佛教、婆罗门教与万物有灵信仰。这三者在信仰逻辑上有所不同,却同步实践于泰国社会中。

a. 佛教

儘管上座部佛教是泰国佛教的主旋律,但在寺庙中仍可以看到许多大乘佛教的色彩。例如观音信仰、布袋和尚形象的弥勒佛等。特别的是,泰国官方所认定的大乘佛教,不仅有华人派(จีนนิกาย),还有越南派(อนัมนิกาย)。历史上的华人移民聚居区,如曼谷的耀华力、哒啦仔,以及泰国南部的普吉也有许多华人信仰,祭祀着本头公、清水祖师、关公、哪吒等等神祇。
fig4.jpg
fig4.jpg (264.07 KiB) 查看 1863 次
用中文书写、泰文注音的《佛说佛名经》

这些华人庙宇的信众所操持的经典并不是上座部的巴利语经典,而是以中文书写,搭配泰文拼音的佛经。有趣的是,在华人庙宇重大节庆如普渡、九皇斋节时,泰国寺庙的僧侣还是会受邀到宫庙念经,呈现相当溷合的宗教地景。

即便是上座部佛教本身,在泰国的实践上也可大致区分成两者: 知识份子从教义角度所参与的佛教,以及一般大众所接触的佛教思想。前者会着重于佛教哲学的讨论与冥想修行;后者则会热衷于日常生活中的做功德活动(ทําบุญ),例如供养食物给僧侣(ใส่บาตร)、短期出家修行(อุปสมบท),以及雨季结束后供奉僧侣衣物及其他日用品(ทอดกฐิน)……等。也就是说,就算都是上座部佛教,不同社会背景的实践方式也有所不同。
fig5.jpg
fig5.jpg (206.13 KiB) 查看 1863 次
短期出家的入寺仪式阵仗超大,父母亲戚都可以因为儿子(女儿不行,QQ)而得到莫大的功德

b. 婆罗门教

婆罗门教对泰国的影响可以追溯至六世纪初期,比斯里兰卡的上座部佛教影响泰国的时间还早。其实婆罗门教在泰国日常生活中出现机率相当高。我们所熟知的四面佛(พระพรหม),其实就是婆罗门教三大主神之一: 梵天。婆罗门教有许多仪式融入了泰国佛教当中,大致上分成两种层面。

第一个层面是受到高棉王国的影响宫廷婆罗门教。其主要是用于推动泰国皇室的声望,并与都市地区紧紧相连,例如皇室的加冕仪式(ฉัตรมงคล)、五月祈求风调雨顺的春耕节 (พืชมงคล),以及算日子用的皇家占星术(โหรหลวง)。去年九世王普美蓬的火葬仪式中,也有皇家婆罗门教祭司参与其中。第二个层面则是广传于都市与乡村地区的民俗婆罗门教。上面提到的四面佛,在曼谷除了最负盛名的 Erawan十字路口 (ศาลพระพรหมเอราวัณ),其实在各大商办与住宅大楼楼下,都还可以看到小型的土地神屋 (ศาลพระภูม)。许多泰国人出入上下班,都会对其合十致意。

c. 万物有灵信仰
fig6.jpg
fig6.jpg (175.38 KiB) 查看 1863 次
万物有灵信仰 之 被数色彩带围绕的树木(ผ้าแพรเจ็ดสี)

万物有灵信仰对泰国影响比上述两者更加深远、难以溯源。这裡的万物有灵,指的是 phii (ผี)。泰文中的 phii 不仅只是鬼,还包含自然界的各种精灵,诸如山水树木等等。具体例子有台湾人熟悉的幽魂娜娜 (แม่นาก)、古曼童(กุมารทอง)、被数色彩带围绕的树木(ผ้าแพรเจ็ดสี)、祖先灵屋 (ศาลปู่ตา) 和供奉因意外往生的灵屋 (ศาลเพียงตา)。

Landon and LeMay (转引自 Ratna, 2015) 归结出当代泰国的万物有灵信仰的三项特色: 片段、缺乏组织及非系统性。也就是说,这些鬼魂与精灵,代表的溷乱且失序的力量,反映着日常生活中的不确定性,而phii所反映的失序世界,就好比是秩序井然的佛教世界的对立面,为信仰者提供日常佛教无法解决或不足以解决的精神服务,例如趋吉避凶、祈求乐透中奖号码等。


上述三种元素组成了泰国丰富的佛教景观,并成为学术上所说的综摄 (Syncretism)宗教: 结合或是互动于两种、甚至更多的信仰传统 。这个看似直观好理解的概念,其实也受到不少学者批评: 做为一种宗教研究方法,综摄先为研究对象内部的各种传统预设了清楚的边界,使得宗教研究成为一种分类、贴标籤的学术活动。然而,这些学术工作下产生的传统界线,并不一定真的存在于信众的日常宗教实践中。

学者对综摄宗教研究方法的质疑,也正标识着「泰国佛教是上座部佛教吗?」的难题。如果我们将泰国佛教视为综摄宗教,那其中的上座部与非上座部传统之间必然存在着「不和谐」的潜在张力。反之,如果我们拒绝使用综摄来分析泰国佛教,那上述那道问题便不复存在。但这是真的吗?

3. 所以,泰国佛教是上座部佛教吗?

我认为Wattanagun (2017) 的研究可以为这道难题提供另类的出路。她访谈了数位与佛教有不同深浅关係的泰国人: 大学生、研究冥想大学讲师与僧侣等等,询问他们如何看待、解释业力 (karma) 与魔法两个逻辑上冲突,却并存于泰国佛教的概念。比方说,泰国人喜欢配带佛牌祈求保佑,但难道配戴佛牌,就能避免因不好的业力所造成的 (你应该受的)报应吗? 不同访谈人会有不同的解释,而这些解释正反映了泰国佛教的综摄性质— (部分)泰国的佛教实践者是可以察觉出宗教实践中的不和谐之处,并尝试将其合理化。合理化正是一项综摄行为,让信仰者将泰国佛教中各项传统相互联繫、产生意义。

除了 Kanya Wattanagun提供的解决方桉之外,在法政大学 (Thammasat University)任教的佛教社会学家 Tavivat Puntarigvivat 还提供了另一个可能的思考方式。Puntarigvivat (2013)借用 Obeyesekere 提出的大/小传统分类,来解释泰国佛教与上座部佛教之间的关係。如他所叙,上部座佛教做为大传统 (great tradition),是由僧团、知识份子、学者和巴利文经典所组成的大型社群。小传统 (little tradition) 则是上座部在民间的实践,不同地区或国家会发展出不一样的小传统特色,例如泰国佛教。换句话说,这两项传统在实践上有着空间差异,并隐含垂直的社会秩序分野。

不论是 Wattanagun的人类学研究,还是 Puntarigvivat的社会学研究,都指出「泰国佛教是上座佛教吗?」问题本身的複杂性。在地实践是如此的複杂,僧团与佛学院中的上座部佛教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如果我们愿意从佛教发展过程与实践方式着手,那原本的是非题,将会有更多样的解释可能性。

作业交出去之后

问题并没有解决。有次在课堂上,老师和学生们閒聊时问道:「你们认为古曼童是属于佛教的一环吗?」有位研读佛经甚深的同学激动地表示:「当然不是,古曼童和佛陀教导与解脱一点关係也没有!」就算是泰国人,这方面的争论也不输我们国际学生在「泰国佛教」课堂上所感受到的文化冲击。

什么是古曼童呢?随着经济发展,泰国的中产阶级对于信仰有着更多元的需求,例如前几年流行的ลูกเทพ,直译是「童神」,基本上是供养经过「开光」(额头、脚底画有符籙)的洋娃娃。许多泰国演艺人员供养了童神,带着「它」出游拍照,引起一阵流行风潮。坊间开始有了童神专卖店,一尊可以贵至5,000铢甚至20,000铢。随着新闻媒体的曝光,许多「不可思议」的事件,引起泰国社会的议论。例如带着童神进餐厅会帮祂个别点一份、搭乘交通工具时也为会祂买票…甚至飞机位!

泰国的童神并不是当代发明的新概念,而是古老习俗的现代型式。以前的僧侣会使用土壤与木头形塑出男童(กุมาร)与女童(กุมารี)的形像,并持咒赋予其法力。若供奉得当,就能获得祂的保佑、改善运势。这和后来我们所熟知以婴体製程的有着相同的出处,也同样引起相当大的争议。

还未成熟的学术视线,可能会过于浪漫化地将泰国杂揉并陈的各种现象,化约成「泰国特殊的实践」。把泰国当做一个整体来论证其特殊性,它的风险并不亚于断言泰国佛教是(或不是)上座部佛教。每个看似有明显「泰国特殊性」的文化现象背后,都存在着社会争议。

注: 本文为《转角国际》〈泰国佛教之谜(上):万花筒般的上座部信仰〉与〈泰国佛教之谜(下):揉合精灵、童神的综摄世界〉二文的草稿。文章欢迎转载,但请别将文中照片挪作他用~

参考资料

Crosby, K. (2013). Theravada Buddhism: continuity, diversity, and identity. John Wiley & Sons.

Gombrich, R. F. (2006). Theravada Buddhism: A social history from ancient Benares to modern Colombo. Routledge.

Kalupahana, D. J. (1992). A history of Buddhist philosophy: Continuities and discontinuities. University of Hawaii Press.

Kirsch, A. T. (1977). Complexity in the Thai religious system: An interpretation. The Journal of Asian Studies, 36(2), 241-266.

Puntarigvivat, T. (2013). Thai Buddhist social theory. Institute of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The World Buddhist University.

Ratna, S. (2015). The Model of Explanations about Deities for the Modern Theravāda Buddhist Societies. การประชุมวิชาการเสนอผลงานวิจัยระดับชาติและนานาชาติ , 1(6), 145-154.

Stewart, C., & Shaw, R. (1994). Syncretism/anti-syncretism: the politics of religious synthesis. Psychology Press.

Sucitto, A. (2010). Turning the Wheel of Truth: Commentary on the Buddha’s First Teaching. Shambhala Publications.

Terwiel, B. J. (1976). A Model for the study of Thai Buddhism. The Journal of Asian Studies, 35(3), 391-403.

Wattanagun, K. (2017). Karma versus Magic: Dissonance and Syncretism in Vernacular Thai Buddhism. Southeast Asian Studies, 6(1), 115-137.

头像
Ashoka
资讯发布
资讯发布
帖子: 1213
注册时间: 2019年 1月 7日 星期一 1:02 am

Re: 泰国佛教之谜:万花筒般的上座部信仰

帖子 Ashoka » 2019年 2月 5日 星期二 12:11 pm


头像
Ashoka
资讯发布
资讯发布
帖子: 1213
注册时间: 2019年 1月 7日 星期一 1:02 am

泰国佛牌历史

帖子 Ashoka » 2019年 2月 5日 星期二 12:17 pm

泰国佛牌历史

佛牌(泰语:พระเครื่อง;RTGS:phrakhrueang),起源于千年前的泰国,之后开始流传于东南亚各地,成为了现在部分东南亚佛教信徒的护身符。信徒认为只要配戴佛牌,就能拥有神明以及师父的庇佑与祝福。它的存在也为佛教的传播做出了重要的贡献。在中国,也有很多人佩戴佛牌,大多为了祈求财运。

关于佛牌起源有许多说法,但因为历史已久,正确的起源早已经不可考。

第一种说法:古时泰国战争连连,僧侣们为保存佛法,使得佛教文化可以延续下去,同时也是为了让信众能够方便礼佛,因此特意在泥土中加上一些经粉、花粉、金属等材料,最后再把佛的模样凋刻在泥土上,从而製作成我们现在所看到的泰国佛牌的雏形,然后对其诵经加持,再埋在佛塔中,使得其可以流传下去。

第二种说法,传说有位泰国的高官,信奉佛教,家里有座大佛像,每日都会虔诚祭拜。泰国某地区发生旱灾,泰国国王心急如焚,派高官去治理灾害。高官由于特别笃信佛教,想要把佛像一块带往灾区,苦于佛像太大,无法搬移。晚上,高官做梦,梦见佛像让他用寺庙里的泥土以他的模样做成一个牌子挂于颈间,就能保佑灾区人们平安。到了灾区以后,高官诚心诵读佛经以保佑灾区人民,果真灾区的情况逐渐好转。后来,高官年事已高,告老还乡,便把佛牌赠与国王,以保佑国家太平安康。高官四处游佛,并继续制作佛牌,佛牌就以这种方式步入人们的生活,并一直流传下来。

泰国最古老的佛牌经考据可以追溯至一千年前深受缅甸孟族文化影响的骇黎朋猜王国(位于现今泰北清迈府南方之南奔府附近),佛牌最初是僧侣为出征战士祈福、增加勇气信念及提高作战能力而製作的圣物,通过对佛的信仰,期能使得参战将士蒙获神佛护体而刀枪不入,避免在战斗中遭受伤亡;其他更多不同形式的佛牌大约从素可泰王朝开始出现,经过大城王朝、吞武里王朝直至却克里王朝(曼谷王朝)。另据泰国考古研究发现,早在曼谷时代以前的古老村落或宫院王府的遗址,从未发现留有任何佛像的痕迹,换言之,传统泰族视佛为神圣之物,只宜供奉在寺庙裡,不该迎入常人家宅院落,此特点与现代泰人对于持有佛像的观念显然不同;曼谷王朝一世皇通銮在位期间,曾在泰北各地蒐集佛像,但均供奉在佛寺裡,不曾迎入皇宫和家宅,继至三世皇策陀博丁时代,泰人不将佛像供奉于家中的信仰及习俗仍未改变,直至四世皇蒙固即位后,此种信仰才逐渐产生变化。究其因係蒙固国王曾经出家为僧长达27年,于西元1851年登基继承王位后,致力提倡科学,重视艺术及喜爱古玩,致开启古文物蒐藏风气,使得原先仅被放置在各地古寺中的大小佛像、神像及供具等圣物被大量运至曼谷,催化促成古佛进宫或入屋的现象发生。自此佛像除具供奉膜拜的宗教作用外,另产生了古玩的世俗价值,益发助长古佛像、古佛具及古佛牌之收藏风气,并逐渐扩散普及到民间各个阶层。

製作

佛牌是泰国佛教独有的一种信仰膜拜圣物,指的是一种模制小型佛像,是从古印度石板塔腹内置放圣物装藏风俗演变而来,早期以凹型模具填入圣土、花粉、草药、经书灰、舍利、穀物粉等材质,用手工压制成型再脱模晾乾而成,称之「粉牌」,现今除了粉牌之外,还有以金属压模製成的「金属牌」。

在製成过程须经过不断的诵经及加持,并经过开光仪式方能成为膜拜护身圣物。开光过程必须严格按照宗教仪节进行,须由经过灌顶、闭关修行过的高僧,在执事的主持下共同完成开光请佛安住的法事活动。开光后的佛牌有的直接置放佛塔地库或供奉在寺庙、佛堂,或由信徒供请随身配挂成为佛牌。

种类

泰国的法相分为五个等级,分别是佛、佛门弟子、天神、仙人、仙兽五个等级。根据法相,又会有不同种类和级别的佛牌。泰国人民深信不同神灵的赐福能量与专长职掌有别,因此不同的佛牌具有不同的神效(例如避险、招财、趋鬼、镇煞、增人缘或防小人等),各有独自的特色及功能,泰国政府及民众公认具有历史意义及神蹟传说的佛牌。

现今泰国市面流通佛牌的种类繁多且形式各异,佛牌上所塑造的图像除佛陀法相外,亦有天神、灵兽、精灵鬼怪、神话或历史人物、高僧或法师自身像,甚至五世皇朱拉隆功或九世皇蒲美蓬御像等皆有製成「佛牌」。

常见佛牌:崇笛、药师佛、必打(又译必达)、四面神、象神、拉胡、鲁士、坤平、除旧老人(又译徐祝老人)、狐仙、古曼、蝴蝶牌。

头像
Ashoka
资讯发布
资讯发布
帖子: 1213
注册时间: 2019年 1月 7日 星期一 1:02 am

Re: 泰国佛教之谜:万花筒般的上座部信仰

帖子 Ashoka » 2019年 2月 5日 星期二 12:30 pm

  南方上座部佛教

  我们知道佛教作为三大世界性的宗教,它的创始人是释迦摩尼,他公元前三世纪创立于古印度。从广义上来讲额,佛教它是一种世界性的宗教,包括它的经典,它的仪式、它的教义、它的习惯、它的僧团、它的寺院、它的组织等等。

  那么,从狭义的角度来讲,我们一般所说的佛教,一句话就是佛陀的言教,用佛教的术语来讲应该叫做佛法,法律的法,佛法,也就是说是佛所讲的教法。

  南方上座部之特质在于严守戒律,保持原始佛教传统。在巴利文献方面,除了完备的经律论三藏,还有数量极为庞大的注释书、复注、纲要书、史书、文法书、诗书等。

  南传佛教认为,包括祭祀、祈祷、火供、念咒等的仪式,以及断食、烧身、自残一类的苦行,皆属于“戒禁取”,并不能断除烦恼,也不能解脱生死。因此,佛陀在世时,僧团并不注重仪式,也没有诸如唱诵、念咒之类的修行方法。最接近于仪式的行为,也许应该是比库僧团所举行的甘马了。

  然而,凡是学过律者都知道甘马并不是仪式,它只是僧团内部的一种民主表决会议。上座部佛教的修行特色是传承佛法、守护戒律、保持正念、修习禅定以及培育观智。

  此外,在现今南传上座部佛教地区内,也有流传诸如祝圣水(滴水回向)、祝护符(佛牌)、系圣线(祈福线)之类的仪式,这些是佛教在流传过程中受到古婆罗门教残余风俗、当地民间信仰及鬼神崇拜等因素影响的产物,并不属于严格意义的上座部佛教。泰国的古曼童(养小鬼)根本就与佛教无关。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