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陀一开始就先指出那些错误的

Practice of Dana & sila(precepts) & Meditation,etc.
回复
头像
Ashoka
资讯发布
资讯发布
帖子: 1348
注册时间: 2019年 1月 7日 星期一 1:02 am

佛陀一开始就先指出那些错误的

帖子 Ashoka »

佛陀一开始就先指出那些错误的

隆波帕默尊者(Luangpor Pramote Pamojjo)
2020年7月5日 法谈

今天是(南传上座部佛教的)三宝节,所以安排听法,来作为供养佛陀、忆念佛陀的一个工具。

我们来纪念非常重要的一天,也就是佛陀第一次说法的时间,也是(世间)第一天出现了圣弟子,因此这是我们佛教徒非常重要的一天,佛、法、僧在今天终于俱全了。

佛陀初次说法,教导的是出家人,他教导的是五比库,他们全部都是修行人。

佛陀一开始就先指出那些错误的,想要来到正确之前,必须要先认识错误。

对修行人而言,错误只有两种:第一种是太鬆了,随顺烦恼习气。比如我们,无论是出家人还是居士,如果我们真的想为了离苦而修行,我们就不可以随顺自己的烦恼习气去生活,那样是怎麽都不会见法、不会获得法的。所以我们要努力地去训练自己,别迷失在世间。

世间没有什麽,在起步的时候是甜的,但是在最后就会遍体鳞伤,不会有别的。无论世间多麽的舒适美妙,一旦我们得到了,但到了某一点就会损失,没有什麽东西真正可以恆久。

但是,当我们迷失在世间的时候,我们就会拼命地去追寻色、声、香、味、触,也就是与我们接触的那些事物,我们心底裡面(觉得)很好玩的那些东西、让我们很享受的那些东西。如果我们依然还迷失、依然还沉迷在世间,那就不是真正的修行人。

因此,我们一定要懂得放下,我们要放下色、声、香、味、触,那称之为在累积「出离巴拉密」,要从五欲中出离出来。

比如,出家人要出离欲界,就无法从色、声、香、味、触裡寻找快乐,那样的快乐是含著焦灼的快乐,获得不久,我们就会损失。

如果我们真的有觉性、有智慧,我们就别迷失在世间。仰赖于活在这个世间,透过去知道它而活在这个世间。

第二种出家人不能做的,就是让自己受苦,拼命地压制身、打压心。

百分之百的修行人,在起步阶段全都是打压自己,一开始就会去打压自己、强迫自己。比如,我们什麽时候想到要修行,我们就会开始打压自己、打压身。

比如想到安般念,就会先开始打压自己,控制、打压自己的呼吸;经行的时候,就会开始控制、打压自己的走路,全部都打压。

一旦把自己的身体打压到位,就开始打压心,让心一动不动的,让心不自然。如果这样打压的话,我们的心就会鬱闷,心鬱闷,心没有快乐;心没有快乐,禅定就不会生起。

有的人听到这裡,也许会生起疑问:我们在随顺烦恼习气,会有快乐啊!那就可以获得快乐。

然而随顺烦恼习气,(快乐)是不会长久的。有快乐,紧接著就会是散乱,很快地就会想寻找别的色、声、香、味、触,五欲方面的快乐,继续去抓取。

因此,如果太鬆,则不会获得禅定,因为散乱;然而打压自己,控制身、打压心,完全是苦闷的,没有快乐,快乐不生起,则同样也不会获得禅定。

然而打压自己、控制自己和放任自己随顺烦恼习气,这两者相比,控制自己会更好一些。

在我们打压、控制自己的时候,我们有机会可以上升到善道,但是不会抵达涅槃。然而,随顺烦恼习气,去到的会是恶道。因此,在这错误的两个极端,先紧一些,好过于太鬆。但是紧的话,只会去向善道,不会体证道果、涅槃。

佛陀一开始就从这两项事物入手,一开始就讲说,有两类法,对于出家人、修行人而言,不适合去品嚐的。实际上,佛陀说的出家人,指的是五比库,然而我们大部分的人是居士。如果我们真心修行,就要让我们的心出家,至少透过五戒来让我们的心出家。


提醒自己,我们不要迷失在世间,我们要精进修行,直到有一天可以来到纯淨无染、解脱自在。居士是可以做得到的,不是说做不到。
弃尸林
注册用户
注册用户
帖子: 471
注册时间: 2019年 5月 31日 星期五 12:18 am

Re: 佛陀一开始就先指出那些错误的

帖子 弃尸林 »

不挣扎,不停留,
于欲恶不善,于自我摧残,

很多人,法缘要有“观”“止”,


--------------------------------------------------------------------------
渡越瀑流经 念处修习时 一切思维意行 引导至 四念处之重点,
即:观就是观着,只有“知”和“觉性”(灭因缘)在起作用。<觉性:觉醒,觉悟,领悟的能力和本能(因缘)。>

<正文>
=================================================
<相应部·有偈品·诸天相应·>之<渡越瀑流经·>
=================================================
一时,世尊住在沙瓦提城〔Sāvatthī,舍卫城〕揭德林〔Jetavana,祇园〕给孤独园。
当时,在深夜,有位容色殊胜的天人照亮了整个揭德林,来到世尊之处。
来到之后,礼敬世尊,然后站在一边。

站在一边的那位天人对世尊这样说:
“友,您是如何渡越瀑流的呢?”

世尊说:
“朋友,我不停留、不挣扎,渡越瀑流。”

天人说:
“友,您是如何不停留、不挣扎,渡越瀑流的呢?”

世尊说:
“朋友,当我停留的时候,我下沉;
朋友,当我挣扎的时候,我被卷走。
朋友,我不停留、不挣扎,渡越瀑流。”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