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实践中体会到:

Practice of Dana & sila(precepts) & Meditation,etc.
回复
nes009
注册用户
注册用户
帖子: 5
注册时间: 2020年 6月 27日 星期六 7:21 pm

从实践中体会到:

帖子 nes009 »

从实践中体会到:

无论哪个部宗,都帮助不了人避免现实中的苦难,
没出现过佛菩萨神等等出手解难的情况,
当每个人受苦难的时候,没有什么办法,只能默默地承受苦难,
而给其他人造成苦难的恶人,却愈发逍遥。

所以没有什么救苦救难的作用。
弃尸林
注册用户
注册用户
帖子: 471
注册时间: 2019年 5月 31日 星期五 12:18 am

Re: 从实践中体会到:

帖子 弃尸林 »

你不觉得,你已说出了“苦谛”的部分解释了吗?

释伽老法师,告诉了世间的真象,剩下的,唯有自渡。

若自已不能平衡,安定自已,不能了解、超脱自己,那么真是无处于逃,无处“休息”了。

世间只有苦,除非你有福报,但福报终归“死亡”,终还是苦,福报中养成的执取习惯,那真是苦上加苦。
nes009
注册用户
注册用户
帖子: 5
注册时间: 2020年 6月 27日 星期六 7:21 pm

Re: 从实践中体会到:

帖子 nes009 »

世间的确是苦的,同意

下一步,是怎样离苦,

多年体会发现:只要做到避世,静修,就能离今世之苦,

世间如染缸,处于其中,必然被染污。

其他复杂的不需要,只有做到不管一切,不触一切,就能做到今世解脱。

但世间人想做到这些,又那么难,有千丝万缕的牵扯,和阻碍。
弃尸林
注册用户
注册用户
帖子: 471
注册时间: 2019年 5月 31日 星期五 12:18 am

Re: 从实践中体会到:

帖子 弃尸林 »

这个问题的角度和层面太多,也没有他心通,看不到他人的结症。

所以我说自已。

那时,连五戒都守不完,但暂时的清净,还是有的。
那时,可以长时间的坐观,天天保持2小时,少数,有时达3至4小时。其得益于有时间,形成了一种“生物钟”,所以定时定量是一个决壳。

思维是把双刃,可以用来引导,但其本质与XXBB一样,知识逻辑用得有多爽,就犹如XXBB有多爽。
XXBB爽多了,就会困在器官的功能的境界的层面。因大脑与XXBB本质都是哭官,所以,知识逻辑与XⅩBB同质。
以此同质,所以好多人,修观止好多年,最多是证得离舍的禅,而不是断舍灭舍的禅,或干脆原地打转。

我,思维很少用,仅以正思维与自的对话,告诉这头,这个,要作什么,用这方法修专一,我花了半月到一个月这样。
身在专注,很少陷入时间和干扰的境界。
昏沉,则慈心的昏沉,疼痛,则慈心的觉知疼痛,不到时间不休息。

最后,几乎次次在观的后半截有“旁观者”的感觉。但应该没有一次入禅定。

再后面,好时光结束,身体和上班时间让我只是“狗涎残喘”的尽可能的每天维持70分钟的观止修习,而且是带有思维的观止,所以现在没法和以前比。


但我可以肯定,从此以后,我确认这个法不疑,我能确认这个法的方法方向,只是淫欲未断,我执还有,于身见还不能确认。
自觉方向是对的。

所以,我说的以上,只能保证方向,应该不会错,能了解佛经在说什么。
现在,主要是尽可能维持这种修习,等到机缘一到,更再次努力。


淫欲,主要用念苦,念知觉来压制,自我觉得,要断,可能要有禅来护观,进行长观,才能抓住这三魔女,用观来照透它们。三魔为,色形之欲,性爱之欲,情爱之欲。日常修观,一观,它们就溜了。


好多事,只有自已能帮自己,只有自已能渡自已,佛法也一样。


以下有三文,前两文为念苦,第三文为念苦,念知觉



<以念处修七觉支·法·苦念处论·>
--------------------------------------------------------------------------
此即非<不是>我、非<不是>我的、无常、是苦。
此即要舍,要从离舍,直至达成断舍、灭舍。
一切非<不是>我、非<不是>我的、无常、是苦。
一切要舍,要从离舍,直至达成断舍、灭舍。
一切世间、境界、造作、运作、寻伺喜乐、知识逻辑、欲恶不善、爱恨情仇、触受想行识、知觉、……,即具:无常,即具:生、老、病、死,是苦,为有漏,流变不定。
无论其属于:自身、他身;过去、未来、当下;内在、外在;粗糙、细微;平凡、崇高;远、近,
〈1〉必须依据四谛,忆念观照、辨识比较,于其造作、运作和其状态达成清晰明了,
〈2〉必须依据四谛,正思维,于其造作、运作和其状态了知、辨识:
「1」‘世间、境界,非<不是>我、非<不是>我的、无常、是苦。
因缘聚合所成的,世间、境界之中,没有什么是我、没有什么是(属于)我的 。’
「2」‘造作、运作,非<不是>我、非<不是>我的、无常、是苦。
因缘聚合所成的,造作、运作之中,没有什么是我、没有什么是(属于)我的 。’
「3」‘寻伺喜乐,非<不是>我、非<不是>我的、无常、是苦。
因缘聚合所成的,寻伺喜乐之中,没有什么是我、没有什么是(属于)我的 。’
「4」‘知识逻辑,非<不是>我、非<不是>我的、无常、是苦。
因缘聚合所成的,知识逻辑之中,没有什么是我、没有什么是(属于)我的 。’
「5」‘欲恶不善,非<不是>我、非<不是>我的、无常、是苦。
因缘聚合所成的,欲恶不善之中,没有什么是我、没有什么是(属于)我的 。’
「6」‘爱恨情仇,非<不是>我、非<不是>我的、无常、是苦。
因缘聚合所成的,爱恨情仇之中,没有什么是我、没有什么是(属于)我的 。’
「7」‘触受想行识,非<不是>我、非<不是>我的、无常、是苦。
因缘聚合所成的,触受想行识之中,没有什么是我、没有什么是(属于)我的 。’
「8」‘知觉,非<不是>我、非<不是>我的、无常、是苦。
因缘聚合所成的,知觉之中,没有什么是我、没有什么是(属于)我的 。’
「9」‘一切……,非<不是>我、非<不是>我的、无常、是苦。
因缘聚合所成的,一切……,没有什么是我、没有什么是(属于)我的 。’




=================================================
<非我相经论·>
=================================================
<以<相应部·22·59·非我相经·>为框架,解释性改编>
=================================================
如是我闻,一时世尊住波罗那斯仙人坠的鹿野苑。在那里,他对五比丘说:

1·<苦谛·五阴:非我、非我的、无常、是苦·>
--------------------------------------------------------------------------
“比丘们,

(1)色形<色>,非我、非我的、无常、是苦。<五阴色:名色+六入+六触>
〈1〉如果色形是我、是我的,那么色形,即不应具:无常,即不应具:生、老、病、死。
而且,于色形应能掌控,并达成意愿:‘让我的色形成为这样。不要让我的色形成为这样。’
〈2〉然而,因为色形非我、非我的,所以色形,即具:无常,即具:生、老、病、死。
并且,于色形不能掌控,不能达成意愿:‘让我的色形成为这样。不要让我的色形成为这样。’

(2)触受<受>,非我、非我的、无常、是苦。
〈1〉如果触受是我、是我的,那么触受,即不应具:无常,即不应具:生、老、病、死。
而且,于触受应能掌控,并达成意愿:‘让我的触受成为这样。不要让我的触受成为这样。’
〈2〉然而,因为触受非我、非我的,所以触受,即具:无常,即具:生、老、病、死。
并且,于触受不能掌控,不能达成意愿:‘让我的触受成为这样。不要让我的触受成为这样。’

(3)心相<想>,非我、非我的、无常、是苦。
〈1〉如果心相是我、是我的,那么心相,即不应具:无常,即不应具:生、老、病、死。
而且,于心相应能掌控,并达成意愿:‘让我的心相成为这样。不要让我的心相成为这样。’
〈2〉然而,因为心相非我、非我的,所以心相,即具:无常,即具:生、老、病、死。
并且,于心相不能掌控,不能达成意愿:‘让我的心相成为这样。不要让我的心相成为这样。’

(4)造作、运作<行>,非我、非我的、无常、是苦。
〈1〉如果造作、运作是我、是我的,那么造作、运作,即不应具:无常,即不应具:生、老、病、死。
而且,于造作、运作应能掌控,并达成意愿:‘让我的造作、运作成为这样。不要让我的造作、运作成为这样。’
〈2〉然而,因为造作、运作非我、非我的,所以造作、运作,即具:无常,即具:生、老、病、死。
并且,于造作、运作不能掌控,不能达成意愿:‘让我的造作、运作成为这样。不要让我的造作、运作成为这样。’

(5)六识<识>,非我、非我的、无常、是苦。
〈1〉如果六识是我、是我的,那么六识,即不应具:无常,即不应具:生、老、病、死。
而且,于六识应能掌控,并达成意愿:‘让我的六识成为这样。不要让我的六识成为这样。’
〈2〉然而,因为六识非我、非我的,所以六识,即具:无常,即具:生、老、病、死。
并且,于六识不能掌控,不能达成意愿:‘让我的六识成为这样。不要让我的六识成为这样。’



2·<集谛·五阴:应离·>
--------------------------------------------------------------------------
“比丘们,

(1)你们认为如何:
〈1〉色形,是常,还是无常?”
“无常,世尊。”
〈2〉“色形即具:无常,则即具:生、老、病、死。是乐,还是苦?”
“是苦,世尊。”
〈3〉“色形即具:无常,即具:生、老、病、死,是苦,为有漏,流变不定。
如果这样作意:‘色形,是我、是我的、是常、是乐。色形之之中有个我。’
是不是正见、是不是正思维?”
“不是正见,不是正思维,世尊。”

(2)“……:
〈1〉触受,是常,还是无常?”
“无常,世尊。”
〈2〉“触受即具:无常,则即具:生、老、病、死。是乐,还是苦?”
“是苦,世尊。”
〈3〉“触受即具:无常,即具:生、老、病、死,是苦,为有漏,流变不定。
如果这样作意:‘触受,是我、是我的、是常、是乐。触受之中有个我。’
是不是正见、是不是正思维?”
“不是正见,不是正思维,世尊。”

(3)“……:
〈1〉心相,是常,还是无常?”
“无常,世尊。”
〈2〉“心相即具:无常,则即具:生、老、病、死。是乐,还是苦?”
“是苦,世尊。”
〈3〉“心相即具:无常,即具:生、老、病、死,是苦,为有漏,流变不定。
如果这样作意:‘心相,是我、是我的、是常、是乐。心相之中有个我。’
是不是正见、是不是正思维?”
“不是正见,不是正思维,世尊。”

(4)“……:
〈1〉造作、运作,是常,还是无常?”
“无常,世尊。”
〈2〉“造作、运作即具:无常,则即具:生、老、病、死。是乐,还是苦?”
“是苦,世尊。”
〈3〉“造作、运作即具:无常,即具:生、老、病、死,是苦,为有漏,流变不定。
如果这样作意:‘造作、运作,是我、是我的、是常、是乐。造作、运作之中有个我。’
是不是正见、是不是正思维?”
“不是正见,不是正思维,世尊。”

(5)“……
〈1〉六识,是常,还是无常?”
“无常,世尊。”
〈2〉“六识即具:无常,则即具:生、老、病、死。是乐,还是苦?”
“是苦,世尊。”
〈3〉“六识即具:无常,即具:生、老、病、死,是苦,为有漏,流变不定。
如果这样作意:‘六识,是我、是我的、是常、是乐。六识之中有个我。’
是不是正见、是不是正思维?”
“不是正见,不是正思维,世尊。”


3·<灭谛·五阴达成·能离·>
--------------------------------------------------------------------------
“因此,比丘们,此身之:

(1)一切色形,即具:无常,即具:生、老、病、死,是苦,为有漏,流变不定。
无论其属于:自身、他身;过去、未来、当下;内在、外在;粗糙、细微;平凡、崇高;远、近,
〈1〉必须依据四谛,忆念观照、辨识比较,于色形达成清晰明了,
〈2〉必须依据四谛,正思维,于色形了知、辨识:
‘色形,非<不是>我、非<不是>我的、无常、是苦。
因缘聚合所成的色形之中,没有什么是我、没有什么是(属于)我的 。’

(2)一切触受,即具:无常,即具:生、老、病、死,是苦,为有漏,流变不定。
无论其属于:自身、他身;过去、未来、当下;内在、外在;粗糙、细微;平凡、崇高;远、近,
〈1〉必须依据四谛,忆念观照、辨识比较,于触受达成清晰明了,
〈2〉必须依据四谛,正思维,于触受了知、辨识:
‘触受,非<不是>我、非<不是>我的、无常、是苦。
因缘聚合所成的触受之中,没有什么是我、没有什么是(属于)我的 。’

(3)一切心相,即具:无常,即具:生、老、病、死,是苦,为有漏,流变不定。
无论其属于:自身、他身;过去、未来、当下;内在、外在;粗糙、细微;平凡、崇高;远、近,
〈1〉必须依据四谛,忆念观照、辨识比较,于心相达成清晰明了,
〈2〉必须依据四谛,正思维,于心相了知、辨识:
‘心相,非<不是>我、非<不是>我的、无常、是苦。
因缘聚合所成的心相之中,没有什么是我、没有什么是(属于)我的 。’

(4)一切造作、运作,即具:无常,即具:生、老、病、死,是苦,为有漏,流变不定。
无论其属于:自身、他身;过去、未来、当下;内在、外在;粗糙、细微;平凡、崇高;远、近,
〈1〉必须依据四谛,忆念观照、辨识比较,于造作、运作达成清晰明了,
〈2〉必须依据四谛,正思维,于造作、运作了知、辨识:
‘造作、运作,非<不是>我、非<不是>我的、无常、是苦。
因缘聚合所成的造作、运作之中,没有什么是我、没有什么是(属于)我的 。’

(5)一切六识,即具:无常,即具:生、老、病、死,是苦,为有漏,流变不定。
无论其属于:自身、他身;过去、未来、当下;内在、外在;粗糙、细微;平凡、崇高;远、近,
〈1〉必须依据四谛,忆念观照、辨识比较,于六识达成清晰明了,
〈2〉必须依据四谛,正思维,于六识了知、辨识:
‘六识,非<不是>我、非<不是>我的、无常、是苦。
因缘聚合所成的六识之中,没有什么是我、没有什么是(属于)我的 。’


4·<灭谛·五阴达成·离·断·灭·>
--------------------------------------------------------------------------
我之声闻弟子,学会了这样如实忆念观照、如实辨识比较,六贼五阴的造作、运作时,
则能体证其苦,
则能
(1)离舍<观、察之觉醒,能离>色形 、
(2)离舍触受、
(3)离舍心相、
(4)离舍造作、运作、
(5)离舍六识。

知苦、能离舍,则能,
不执取六贼的造作、运作,
不执取五阴的造作、运作
不执取欲、恶、不善、寻伺喜乐的,造作、运作,
不执取诸禅的,造作、运作
则能离舍贪、离舍执取。

能离舍贪、离舍执取,则能彻底,断舍、灭舍、解脱。

能彻底,断舍、灭舍、解脱,
则能
见证识结的全面断灭,体证世间无常、唯苦,
生起智识:‘我的解脱已不可动摇。’
彼,辨知:‘识结已断灭,梵行已圆满,轮回已终止,此是最后生,不再有生起:不再有造作、有轮回生起。’



5·<结尾·>
--------------------------------------------------------------------------
那就是世尊所言。
比丘们对他的话随喜、心悦。
并且在这段讲解进行期间,五比丘的心智,亦由不再执取[不再被维持],彻底解脱于漏。







<以念处修七觉支·身·身之动中禅·忆念全身·忆念触·寻观:造作、运作“者”·>
----------------------------------------------------------------------
<圆满四念住·0·正思维,与“自己”的潜意识对话,以达成抉择意愿的行向,以引导抉择:观、察·>
----------------------------------------------------------------------
复次,彼,

前进后退:依正知正念,知:身心造作、运作、依正智正想,知:此即(苦);
前瞻后视:依正知正念,知:身心造作、运作、依正智正想,知:此即(苦);
屈伸俯仰:依正知正念,知:身心造作、运作、依正智正想,知:此即(苦);
穿衣持物:依正知正念,知:身心造作、运作、依正智正想,知:此即(苦);
吃喝嚼咽:依正知正念,知:身心造作、运作、依正智正想,知:此即(苦);
大便小便:依正知正念,知:身心造作、运作、依正智正想,知:此即(苦);
行站坐卧:依正知正念,知:身心造作、运作、依正智正想,知:此即(苦);
睡醒语默:依正知正念,知:身心造作、运作、依正智正想,知:此即(苦);
入息出息:依正知正念,知:身心造作、运作、依正智正想,知:此即(苦);
持念持想:依正知正念,知:身心造作、运作、依正智正想,知:心相即(苦);

彼,修习正思维:“我‘知’此身行”、“‘忆念’、‘学习’整个身心的造作、运作”;<抉择:观;修成定力、见证断灭>
彼,修习正思维:“我‘知’此身行”、“以‘放空’、以‘停’、‘舍’吾身心的造作、运作”;<抉择:舍;修戒、修离>

彼,以此正思维,抉择、引导,修习忆念观照、辨识比较,断舍、灭舍其贪忧造作、运作,能有、善作,忆念观照、辨识比较。
彼,以此正知正念,修习忆念观照、辨识比较,断舍、灭舍其贪忧造作、运作,能有、善作,忆念观照、辨识比较。
以“停”、“舍”身心沉淫执取的造作、运作。
以“生起”身心清晰(明)了与解脱的造作、运作。
以“增强”身心清晰(明)了与解脱的造作、运作。

凡如此身,动作静止,往来游行的身触,于之不挣扎、不停留,依正知正念,知:身心的造作、运作。
凡如此身,动作静止,往来游行的身触,其时,依正智正想,知:此即,非<不是>我、非<不是>我的、无常、是苦。

<圆满四念住·1·观、察:念处·>
----------------------------------------------------------------------
彼,这样,
以,知:内之(诸造作、运作的身行)、知:此即(苦)为念,忆念观照、辨识比较(此身),
以,知:外之(诸造作、运作的身行)、知:此即(苦)为念,忆念观照、辨识比较(此身),
以,知:内和外之(诸造作、运作的身行)、知:此即(苦)为念,忆念观照、辨识比较(此身)。

<圆满四念住·2·观、察:念处的诸法·>
----------------------------------------------------------------------
彼,这样,
以,知:(诸造作、运作的身行)、知:此即(苦)为念,忆念观照、辨识比较(此身)的“生起”,
以,知:(诸造作、运作的身行)、知:此即(苦)为念,忆念观照、辨识比较(此身)的“止灭”,
以,知:(诸造作、运作的身行)、知:此即(苦)为念,忆念观照、辨识比较(此身)的“生起”和“止灭”。

<圆满四念住·3·于观、察,修神足·>
----------------------------------------------------------------------
彼,这样,以,知:(诸造作、运作的身行)、知:此即(苦)为念,忆念观照、辨识比较(此身),于之集中贯注,勤持不懈,于之积习成惯,势达无间,
直至,于忆念观照、辨识比较,此二者能,清晰(明)了“此(身)”,于其身心的造作、运作,具足观、具足正知正念。
直至,于忆念观照、辨识比较,此二者能,安立、安定、专一、跟随、瞄准不动摇,于其身心的造作、运作,具足止、舍,具足正定。
直至修成,只有于忆念观照、辨识比较,此二者所成的,正知正念的境界,于其身心的造作、运作,具足断舍、灭舍、具足正智正想。
能舍,则能戒,则能入诸禅之定,则能,见证:断舍、灭舍世间之念、之思维、之执取;作证:世间无常、唯苦。
乃得消除乐欲,厌离世间。
于现法中,通达、见证、具足、自在无惑而住。

<圆满四念住·4·观、察:念处、诸法·>
----------------------------------------------------------------------
彼,应这样,
以,知:(诸造作、运作的身行)、知:此即(苦)为念,忆念观照、辨识比较(此身)造作、运作的状态。
以,知:(诸造作、运作的身行)、知:此即(苦)为念,忆念观照、辨识比较(此身)法的状态。
弃尸林
注册用户
注册用户
帖子: 471
注册时间: 2019年 5月 31日 星期五 12:18 am

Re: 从实践中体会到:

帖子 弃尸林 »

禅:观止舍,戒定慧
道谛.jpg
道谛.jpg (1.45 MiB) 查看 852 次
弃尸林
注册用户
注册用户
帖子: 471
注册时间: 2019年 5月 31日 星期五 12:18 am

Re: 从实践中体会到:

帖子 弃尸林 »

多年体会发现:只要做到避世,静修,就能离今世之苦,

世间如染缸,处于其中,必然被染污。

其他复杂的不需要,只有做到不管一切,不触一切,就能做到今世解脱。

但世间人想做到这些,又那么难,有千丝万缕的牵扯,和阻碍。



应该只有这一段,能在文字上,直接回答以上的问题:
于舍,修成识结断灭。

〈1〉彼,这样,
依:忆念观照、辨识比较,欲、恶、不善、寻伺喜乐的、诸禅的,造作、运作;
依:忆念观照、辨识比较,其造作、运作,而达成离舍;
依:忆念观照、辨识比较,其造作、运作,而达成断舍、灭舍;<见证结断,见证灭谛>
回向于清晰(明)了,回向于定,回向于舍和戒,回向于正智正想,回向于解脱;
以修习念住觉支。
〈2〉彼,依……;回向于……;以修习择法觉支。
〈3〉彼,依……;回向于……;以修习精进觉支。
〈4〉彼,依……;回向于……;以修习喜觉支。
〈5〉彼,依……;回向于……;以修习轻安觉支。
〈6〉彼,依……;回向于……;以修习定觉支。
〈7〉彼,依……;回向于……;以修习舍觉支。
彼,修习七觉支,于之这样修习、专修、散修,能得圆满清晰(明)了与解脱,见证识结断灭,作证世间无常、唯苦。



以下是我整合的激励之文:


<大念处经论·结尾·>
----------------------------------------------------------------------

4·<四念住·功德·果证·>
----------------------------------------------------------------------

(1)
<圆满四念住·7·圆满七觉支·四念住·>
----------------------------------------------------------------------
彼,凡是这样,修习四念住,于其身受心法,在动作、静止,造作、运作时,
于之正确建立,于之集中贯注,勤持不懈,于之积习成惯,势达无间,于之专修、散修,
能得圆满七觉支,能得圆满清晰(明)了与解脱,见证识结断灭,作证世间无常、唯苦:
----------------------------------------------------------------------

彼,这样,于四念处建立,不忘失,
<圆满七觉支·1·生起、增长·>
----------------------------------------------------------------------
〈1〉其时,孤寂独处中,这样于此念建立,不忘失时,即初入念住觉支;
于所生念住觉支,集中贯注,勤持不懈,修习圆满,于其身心的造作、运作,具足正知正念,有正智正想,具足无量念根。即是念住觉支。

〈2〉其时,于无量念根,以忆念观照、辨识比较,抉择、审察,所闻诸一切四谛法时,即生择法觉支<寻>;
于所生择法觉支,集中贯注,勤持不懈,修习圆满,能势无退转。即是择法觉支。

〈3〉其时,于择法觉支,修习圆满,势无退转时,即生精进觉支<伺>;
于所生精进觉支,集中贯注,勤持不懈,修习圆满,能生根尘喜,具足无量勤根。即是精进觉支。

〈4〉其时,于精进觉支,修习圆满,生根尘喜时,即生喜觉支;
于所生喜觉支,集中贯注,勤持不懈,修习圆满,能生识喜,于身寂,心寂。即是喜觉支。

〈5〉其时,于喜觉支,修习圆满,生识喜,身寂,心寂时,即生轻安觉支;
于所生轻安觉支,集中贯注,勤持不懈,修习圆满,身寂,心寂,能生乐,生乐能生心定。即是轻安觉支。

〈6〉其时,于轻安觉支,修习圆满,身寂,心寂,能生乐,生乐能生心专一时,即生定觉支;
于所生定觉支,集中贯注,勤持不懈,修习圆满,能生心专一不动摇,为,善作忆念观照、辨识比较者,具足无量专注。即是定觉支。

〈7〉其时,于定觉支,生,心专一不动摇,为,善作忆念观照、辨识比较者时,生舍,即生舍觉支;
于所生舍觉支,集中贯注,勤持不懈,修习圆满,能生无所有。即是舍觉支。

<圆满七觉支·2·断灭之舍·圆满:明、解脱·>
----------------------------------------------------------------------
〈1〉彼,这样,
依:忆念观照、辨识比较,欲、恶、不善、寻伺喜乐的、诸禅的,造作、运作;
依:忆念观照、辨识比较,其造作、运作,而达成离舍;
依:忆念观照、辨识比较,其造作、运作,而达成断舍、灭舍;<见证结断,见证灭谛>
回向于清晰(明)了,回向于定,回向于舍和戒,回向于正智正想,回向于解脱;
以修习念住觉支。
〈2〉彼,依……;回向于……;以修习择法觉支。
〈3〉彼,依……;回向于……;以修习精进觉支。
〈4〉彼,依……;回向于……;以修习喜觉支。
〈5〉彼,依……;回向于……;以修习轻安觉支。
〈6〉彼,依……;回向于……;以修习定觉支。
〈7〉彼,依……;回向于……;以修习舍觉支。
彼,修习七觉支,于之这样修习、专修、散修,能得圆满清晰(明)了与解脱,见证识结断灭,作证世间无常、唯苦。





(2)
<圆满四念住·8·十种功德·>
----------------------------------------------------------------------
彼,凡是这样,修习四念住,于其身受心法,在动作、静止,造作、运作时,
于之正确建立,于之集中贯注,勤持不懈,于之积习成惯,势达无间,于之专修、散修,
能得十种功德:
----------------------------------------------------------------------

<道谛修习,多修习;
圆满:四念住、七觉支;
有神足(伺)、有择法(寻)、有正知正念、有正定、有正智正想、有清晰(明)了。>
----------------------------------------------------------------------
〈1〉能克服:乐、不乐;而且不许其:不乐;绝对征服已起之:不乐,而住。
〈2〉能克服:怖、畏;而且不许其:怖、畏;绝对征服已起之:怖、畏,而住。
〈3〉能安住、忍受:冷、热、饥、渴、虻、蚊、风热、蛇,等身触,语路,之诸恶劣,不善之境。
〈4〉能安住、忍受:苦、刺、粗、辛、不可意、杀害,等已起身受,之诸恶劣,不善之境。
〈5〉能克服、安住、忍受、离舍、断舍、灭舍,诸欲、恶、不善之法;得初禅,二禅,三禅,四禅,于现乐住。

<道谛为因;
圆满清晰(明)了、圆满正定、正智正想、圆满解脱;
结尽、无明尽、见证灭谛、体证苦谛。>
----------------------------------------------------------------------
〈6〉身见,戒禁取见,疑法,此三结尽;证入流灭。
〈7〉三结尽,贪、瞋、痴(无明),转薄;证一来灭。
〈8〉三结尽,贪尽、瞋尽,此五下分结尽;证不还灭。
〈9〉得神足通;得天耳通;得他心通;得宿命智;得生死智。
〈10〉得解脱智,漏尽智;色贪尽、无色贪尽、慢尽、掉举尽、无明尽,此五上分结尽;证无生灭。于,现法中,通达、见证、具足、自在无惑而住。




(3)
<圆满四念住·9·两种果证·>
----------------------------------------------------------------------
所以,
彼,凡是这样,修习四念住,能得见证两种灭之一:
或于当身,证得甚深微妙的漏尽智。
或于当身,仍有残余执惑,证得于此世界,不再返还。

彼,凡是这样,修习四念住,(只要七年),能得见证两种灭之一:
或于当身,证得甚深微妙的漏尽智。
或于当身,仍有残余执惑,证得于此世界,不再返还。

彼,凡……(且不说七年,只要六年,五年,四年,三年,二年,一年)……。
彼,凡……(且不说一年,只要七个月,六个月,五个月,四个月,三个月,二个月,一个月,半个月)……。
彼,凡……(且不说半个月,只要七天)……。






5·此即为何说:
----------------------------------------------------------------------
是即修习四念住,唯此一途,
能引导众生,至于清净;
能克服忧悲苦恼,消除痛苦悲伤;
能不待时节,实践正道,见证识结断灭,作证世间无常、唯苦。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