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种人的修行是非常难的

Practice of Dana & sila(precepts) & Meditation,etc.
回复
头像
Ashoka
资讯发布
资讯发布
帖子: 859
注册时间: 2019年 1月 7日 星期一 1:02 am

两种人的修行是非常难的

帖子 Ashoka » 2020年 5月 14日 星期四 11:53 am

【 两种人 】

以下两种人的修行是非常难的。

第一种是黏着在专注之中,一味的追求宁静而未觉知身或心,认为只要一心专注,某天就能抵达道、果、涅槃。但这完全是两回事,是极其严重的误解!

佛陀出世以前的修行者们,其紧盯与专注的能力非常好,但并未因此见法/开悟。有些人依靠长期的紧盯与专注而得到舒适与宁静,不受冷与热的干扰。如果让他们开发智慧,他们是会拒绝的。

因为开发智慧一定会见到苦、看到危险,心不会喜欢那些状况。

这就像有人过河,农村有用一根竹子铺地,用另一根竹子做扶手的桥,有谁见过吗?

那些粘着在专注的人就像是紧抓扶手不放的人,始终无法向前迈步,几年都处在那个状态——黏着在专注裡。

另一种修行无法进步的,是一直不停思维的人。

真正的老师提醒我们觉知身或心、照见三相(行法三共相:无常、苦、无我)。而那些人只是不停思考着如何觉知,思维着何谓三相。

黏着于专注的人,完全没有思维与念头;另一种人则迷失在念头裡,造作、演绎、推理、思维,这两种人都无法修行,因为他们走上两个极端。

黏着于专注者,他们打压身、打压心,追求所谓宁静,这属于苦行;

另一类人则是不停的思维,跟着念头与烦恼习气四处游荡,跑到纵容的极端里,始终无法走上中道。

修行者最难的就是如何走上中道!

一旦走上中道,接下来需要耐住寂寞,一而再、再而三的重复观身、观心,并不需要学习更多。

这不像世间的学习,每一天或每一年都是不同的;对法而言,并无限制必须几年结束。每一天、每一年所学都是同样的,所以需要超强的忍耐精神。

若无忍耐力,是无法修行的。有人今天修习不淨观,明天修习这个、后天修习那个,固定不下来,全因缺乏忍耐。

但是忍耐之前先要训练心走上中道!

这很难,因为世间人都是追随烦恼习气。早晨一睁眼就想着其他人与事,只注意外界。

他们留意色(能看得见的物体)而不关心眼睛,留意声音而不关心耳朵,留意气味而不关心鼻子,留意味道而不关心舌头,留意和身体接触之物而不关心自己身体;

留意所想的事,而未回观自心。

这是所有众生最大的障碍与瓶颈 —— 不愿回观自己,因此无法走上佛陀为我们铺好的路。

~ 隆波帕默尊者

弃尸林
注册用户
注册用户
帖子: 210
注册时间: 2019年 5月 31日 星期五 12:18 am

Re: 两种人的修行是非常难的

帖子 弃尸林 » 2020年 5月 14日 星期四 1:40 pm

实际上,这是一种人。

思维太多了,我也是,而且是在同一个事的不同的名词和顺序间游疑不定,实际上,就一回事。

但实际上,上文的第一种人,也是第二种人。

第二种人,就是直接执着陷入了欲、恶的寻伺之中。

第一种人,在除欲、不善的寻伺之后,又执着陷入了喜乐和稍为好一点的寻伺之中了。所以四禅也不是“好鸟”。

三禅,有一句“舍此,而正知正念,为乐住”
所以,不要忘了,念住、观(不知察有没有)一直都在。

入初禅前,观的是欲,不善,入初初后,观的是善,不善不恶之寻伺,二禅之后观的是喜乐,四禅会不会是天顶?无观?无解脱?

所以,以上所说的两种人,实际上是一种人,即无观者,不知者,。

释伽牟尼的成佛的那几天,可从来都是于念处有知有觉,于境界有知有觉的观境。

倒是苦行之前的外道时,入过天顶之境。


两种人,应是有观者,和陷入者。如“渡越暴流经”所言。

忆念观照、思维比较,定到最后,就只剩下纯粹的知了。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