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部 愚人智者经

Pāli Tipitaka & Commentaries & History of Buddhism
回复
头像
nanadipa
文章编辑
文章编辑
帖子: 334
注册时间: 2019年 1月 4日 星期五 11:46 pm

中部 愚人智者经

帖子 nanadipa » 2019年 3月 17日 星期天 9:36 pm

经藏 中部 第129经 愚人智者经

Namo tassa bhagavato arahato sammasambuddhassa!
礼敬彼世尊、阿拉汉、正自觉者!

如是我闻,一时世尊住在王舍城附近的袛树给孤独园。

于其处,他称呼诸比库说:「诸比库。」

他们答说:「尊者。」

世尊即如此说:「诸比库,愚人的特徵、愚人的相、愚人的本质有三个。

是哪三个?

于此,愚人是思惟恶念、说恶语、造恶业之人。

如果愚人不是如此,智者如何能够知道:『这人是个愚人,不是真正的人。』

然而,由于愚人是思惟恶念、说恶语、造恶业之人,所以智者知道:『这人是个愚人,不是真正的人。』

愚人在当下即会感受到三种忧苦。

若愚人坐在大众聚会之中或在街边或在广场,而于其处,众人正在讨论某些事情,其时,若该愚人是个犯杀生、偷盗、邪淫、妄语及服用导致放逸之酒或麻醉品的人,他就会想:『这些人正在讨论某些事情,这些事发生在我身上,我做的这些事被人发现了。』

这是愚人在当下即会感受到的第一种忧苦。

再者,当强盗被捉到时,愚人见到国王以许多种刑罚折磨他:鞭打、藤条打、棍击、砍掉双手、砍掉双脚、砍掉双手双脚、切掉双耳、切掉鼻子、切掉双耳及鼻子、粥锅刑、壳剃刑、拉乎口刑、火圈刑、火手刑、叶刀刑、树皮衣刑、羚羊刑、肉钩刑、钱币刑、咸液刺体刑、轴钉刑、草垫刑、滚烫油淋身、狗噬、鎗刺、用剑砍头。

其时,愚人心想:『由于那样的恶行,当强盗被捉到时,国王以许多种刑罚折磨他:鞭打、藤条打、棍击、砍掉双手、砍掉双脚、砍掉双手双脚、切掉双耳、切掉鼻子、切掉双耳及鼻子、粥锅刑、壳剃刑、拉乎口刑、火圈刑、火手刑、叶刀刑、树皮衣刑、羚羊刑、肉钩刑、钱币刑、咸液刺体刑、轴钉刑、草垫刑、滚烫油淋身、狗噬、鎗刺、用剑砍头。
在我身上也有那些恶行,我做的那些事被人发现了。』

再者,当在椅子上、床上或地上休息时,他在过去所造的身语意恶业覆盖、包围、缠绕著他。

当时那愚人就想:「我没有做过好事、没有造过善业、也没有为自己建立了防止痛苦的保护所,我造了恶业、做了残忍的事、邪恶的事。

在死后,我将会去到没有做过好事、善业、也没有为自己建立防止痛苦的保护所、造了恶业、做了残忍的事、做了邪恶的事的人的去处。

造身语意恶行的愚人在身体分解而死之后,即会堕入恶道、苦趣,甚至是堕入地狱。

如果要正确地形容某件事为『这是人们完全不希望、不愿与不要的』,那即是地狱。
而其地狱可怕的程度强得难以用任何譬喻完整地形容。」

说到这裡时,有位比库问世尊说:「世尊是否可以给个譬喻?」

世尊答说:「可以的,比库。
诸比库,假设有些人捉到了强盗,把他带至国王面前,说:『陛下,这裡有个强盗。
请陛下指示要给他甚麽惩罚。』

国王就说:『你们在早上时用鎗刺戳他一百下。』

于是那些人就在早上用鎗刺戳他一百下。

然而,在中午时,国王问他们:『那个人怎麽样了?』

『陛下,他还活著。』

当时国王就说:『你们在中午时再用鎗刺戳他一百下。』

那些人就在中午用鎗刺戳他一百下。

然而,在傍晚时,国王问他们:『那个人怎麽样了?』

『陛下,他还活著。』

当时国王就说:『你们在傍晚时再用鎗刺戳他一百下。』

那些人就在傍晚用鎗刺戳他一百下。

诸比库,你们认为怎样?

那人是否会由于被鎗刺戳三百下而感到痛苦?」

「世尊,别说是三百下,即使那人只是被人用鎗刺戳一下,他也会感到痛苦。」

当时,世尊拾起一块他手掌一般大小的石头,问诸比库说:「诸比库,你们认为怎样?
是由如来拾起、与他手掌一般大小的石头比较大,还是作为众山之王的喜玛拉雅山比较大?」

「世尊,由世尊拾起、与他手掌一般大小的石头和作为众山之王的喜玛拉雅山比较起来是微不足道的。

它甚至算不上是喜玛拉雅山的一部分;那是完全比不上的。」

「同样地,诸比库,那人被鎗刺戳三百下而感到的痛苦和地狱裡的痛苦比较起来是微不足道的。

它甚至算不上是地狱之苦的一部分;那是完全比不上的。」

「在地狱裡,狱卒以烧得火红的铁叉刺穿他的一隻手,又以烧得火红的铁叉刺穿另一隻手,以烧得火红的铁叉刺穿一隻脚,又以烧得火红的铁叉刺穿另一隻脚,再以烧得火红的铁叉刺穿他的肚子。

当时他感到痛苦、巨大的痛苦、极剧烈之苦。

然而,只要他恶业的果报还未竭尽,他是不会死的。

过后,狱卒把他丢在地上,以斧头剥削他。

当时他感到痛苦、巨大的痛苦、极剧烈之苦。

然而,只要他恶业的果报还未耗尽,他是不会死的。

过后,狱卒把他头下脚上地倒置,以平斧剥削他。

当时他感到痛苦、巨大的痛苦、极剧烈之苦。

然而,只要他恶业的果报还未耗尽,他是不会死的。

过后,狱卒把他套在一辆马车,再于烈火燃烧的地上把他拖来拖去。

当时他感到痛苦、巨大的痛苦、极剧烈之苦。

然而,只要他的恶业的果报还未耗尽,他是不会死的。

过后,狱卒驱赶他在烈火焚烧的火碳山爬上爬下。

当时他感到痛苦、巨大的痛苦、极剧烈之苦。

然而,只要他的恶业的果报还未耗尽,他是不会死的。

过后,狱卒把他头下脚上捉起来,丢进烈火焚烧到火热的金属锅裡。

他就在沸热的漩涡裡被煮著。

当他被如此煮著时,有时他被捲上来,有时他被捲下去,有时他被横著捲来捲去。

当时他感到痛苦、巨大的痛苦、极剧烈之苦。

然而,只要他恶业的果报还未耗尽,他是不会死的。

过后,狱卒把他丢进大地狱裡。

于此,诸比库,关于大地狱:它有四角与四门,每面各有一道门,四周牆壁以铁作,盖著一个铁屋顶,地上也是以铁造,其中烈火熊熊烧,一百由旬是其长,处处遍满是烈火。

诸比库,我能够以许多种方法向你们形容地狱。

而地狱的痛苦可怕的程度强得难以用任何譬喻完整地形容。」

「假设有人把一个有个洞的轭丢进大海洋裡,而东风把它吹向西、西风把它吹向东、北风把它吹向南、南风把它吹向北。

又假设有隻瞎眼的海龟在每一世纪之末升上海面一次。

诸比库,你们认为怎样?

那隻瞎眼的海龟是否能够把牠的头穿过那个轭的洞?」

「世尊,在经过很长的时间之后,牠可能办到这一点。」

「诸比库,我说那隻瞎眼海龟要把牠的头穿过那个轭的洞所花的时间,比愚人在堕入恶道之后,再要投生到人间的时间来得短。

为甚麽呢?

因为在恶道并无法可修、无善可修、无善可造、无福可造。

在恶道盛行的是互相残杀及弱肉强食。

即使在经过很久的时间之后,那愚人得以回到人间,他会投生于低贱之家,例如奴隶、猎人、造竹器者、车夫、或拾荒者之家。

其家贫穷如洗、只得少量饮食、生活困苦、只有很少的衣服;他丑陋、难看、畸形、多病、目盲、手残、足废或瘫痪;他得不到食物、饮料、衣服、车乘、花、香、膏、床、住所与光;他造身、语、意恶业。造了这些恶业,他在身体分解而死之后,即会堕入恶道、苦趣,甚至是堕入地狱。

诸比库,假设有个赌徒在第一次下注就输掉了他的孩子、妻子和所有的财产,而且自己也变成了奴隶,但这种不幸还是微不足道的。

远比这更不幸的是当愚人造了身、语、意恶业,在身体分解而死之后堕入恶道、苦趣,甚至是堕入地狱。

这是愚人最愚蠢之境。」

「投入于造身、语、意善业的智者,在身体分解而死之后,他会投生至善趣,甚至是天界。」

「即使在经过很久的时间之后,那智者再回到人间,他会投生于高贵的家庭,例如富有的贵族、富有的婆罗门或富有的居士家。

其家富有、有巨大的财富、有许多的财物、有许多的金银、有许多的财产,有许多的钱与榖物。

他长得美丽、好看、优雅、拥有极美的外表。

他获得足够的食物、饮料、衣服、车乘、花、香、膏、床、住所与光。

他造身、语、意善业。

造了这些善业,在身体分解而死之后,他会投生至善趣,甚至是天界。

诸比库,假设有个赌徒在第一次下注就赢获了许多钱财,但这种幸运是微不足道的。

远比这更加幸运的是当智者造了身、语、意善业,在身体分解而死之后,他投生至善趣,甚至是天界。

这是智者圆满的境界。

这即是世尊所给的开示。

诸比库对世尊的话感到满意与欢喜。」

回复